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

 


报告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营商环境

发布时间: 2017-08-03  
 摘要营商环境是世界银行提出的一套指标体系,用于衡量和评估各国私营部门发展环境。为更好实施促进各国私营部门发展的战略,世界银行在 2001 年成立了Doing Business 小组,负责创建世界各国营商环境指标体系。营商环境作为“一带一路”指数研究的一个重要部分,本文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的基础上,分析了“一带一路”国家的营商环境。总的来说,“一带一路”国家的营商环境是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且与世界领先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小。“一带一路”国家都在朝着改善营商环境的方向作出努力。

关键词“一带一路”国家;营商环境;前沿距离分数

一、营商环境指标简介

营商环境是世界银行提出的一套指标体系,用于衡量和评估各国私营部门发展环境。为更好实施促进各国私营部门发展的战略,世界银行在2001年成立了Doing Business小组,负责创建世界各国营商环境指标体系。自2003年以来,世界银行每年发布一期《营商环境报告》,截止到201611月,世界银行一共发布了14期《营商环境报告》,系统调查并分析了190个[1]国家(地区)的营商环境,并做出排名和解读。《营商环境报告》使用各种指标来衡量每个国家(地区)对国内中小企业的监管法规,并跟踪法规的变化。衡量指标覆盖了企业生命周期的10个领域: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获得电力、登记财产、获得信贷、保护投资者、纳税、跨境贸易、执行合同和办理破产。营商便利度的综合排名就是根据10个指标综合得出的。此外,《营商环境报告》还跟踪记录世界各地营商管理的良好实践,以便人们了解各国家(地区)的政府是如何实现监管环境的改善的。

对消费者、股东和公众的权益加以保护,同时又不给企业造成过度负担的法规,可以为私营经济部门的繁荣发展创造一个有利的环境。良好的营商监管一方面要求高效的监管程序,另一方面要求有力的制度以及建立起透明、可执行的规则。《营商环境报告》综合考虑了这两方面的因素(表1):它所包括的一部分指标是关于监管程序的复杂性和成本,另一部分指标是关于商业监管所涉法律制度的力度。第一类指标衡量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获得电力、登记财产、交税和跨境贸易涉及的监管程序的成本和效率,第二类则衡量关于获取信贷、保护投资者、执行合同和解决破产的法律法规框架的力度。这些指标从企业的角度,衡量根据相关法规完成一项交易所需的手续、时间和成本。

1营商环境所衡量的11个指标

世界银行指出,编制《营商环境报告》的主旨不是减少监管,而是改善监管。所以,就某些指标来说,更好、更完善的监管会得到更高的分数——例如在保护投资者的指标中,对关联方交易的披露要求越严格,得分就越高;而另外一些指标——如关于办理施工许可的指标,如果一个国家(地区)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法规或是有法规而不执行(视为无措施),那么就会打出最低分。因此,在营商便利度排名中位居前列的不是那些没有监管的国家(地区),而是那些建立了有助于推动市场交易和保护公众利益的法规、同时又不无谓地对私营部门的发展设置障碍的国家(地区)。这些国家(地区)既有良好成型的私营部门,同时又有较为有效的监管体系,在通过良好规则提供保护保持私营部门活力、避免过度监管影响私营部门发展这两个方面保持了良好平衡。

综合上述10个指标,世界银行在《营商环境报告》中列出了两个衡量各国家(地区)的营商环境的衡量标准:前沿距离分数(distance to frontier)和营商便利度排名(ease of doing business ranking)。其中后者是根据前者的大小来排列的——得分高的国家(地区)排在前面,得分低的排在后面。以营商环境各指标中表现最好的国家(地区)作为基准,取其为100分,前沿距离显示了其他国家在该指标与基准国家的差距。前沿距离反映在0-100的区间里,其中0代表最差表现,100代表前沿水平。例如,某国在2016年得到75分表示该国离最高水平相距25个百分点,在2017年获得80分表示该国正在进步。因此,数值越高,表明商业监管环境的效率越高,法律制度越完善。根据世界银行最新的《营商环境报告》[3],新加坡的前沿距离分数为87.34,在190个国家(地区)中排名第一,表明其具有最有利于营商的环境;新西兰紧随其后,以86.79分排名第二。由于一带一路是一个区域性的倡议,并未包含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因此,世行《营商环境报告》有关各国家(地区)的总排名对本文并不适用。本文主要通过分析一带一路各国的前沿距离分数(DTF),即营商环境的绝对指标,来分析各国营商环境的总体情况。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营商环境总体情况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为发展中国家,市场经济制度和私营部门发展状况还不完善。健全的营商法规对建立富有活力的私营部门至关重要,而富有活力的私营部门对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又至关重要。在发展中国家,私营部门雇用的劳动者数量最多,提供了约90%的就业机会[4]。由此可见,完善的营商法规和相关制度是经济健康运行的重要保证。

营商环境的好坏与经济发展水平有较强的正相关关系,两者是相互促进的。如1所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营商环境总体及各个分项指标都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说明总的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营商环境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为了对比和高收入经济体的差距,1还列出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营商环境的平均水平。由图可见,OECD国家的营商环境明显高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这表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营商环境虽然领先于世界平均水平,但也有较大的上升空间。此外,从各分量指标来看,一带一路国家在开办企业这个指标离前沿水平的距离最近,而在办理破产这个指标上离前沿水平的距离最远,这说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对开办新企业较为鼓励和支持,但在企业运营不善、面临破产重组的时候却缺乏相应法律机制的保障。

 

1营商环境各指标前沿距离对比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在了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整体营商环境之后,我们进一步研究一带一路不同地区的营商环境状况。由图2可见,开办企业是各个地区之间差距最小的领域,这表明大多数一带一路国家都在为私营部门创办企业营造较好的制度环境。相比之下,不同地区在获得信贷执行合同办理破产等领域的表现差异很大。分地区来看,蒙俄2国和中东欧国家总体来说比其他地区都更接近前沿水平,而南亚国家的营商环境则相对落后。在10个分项指标中,南亚地区在5个指标上与前沿水平的差距都最大,包括:获得电力、登记财产、获得信贷、执行合同、办理破产。

同一地区在营商环境衡量的不同方面的表现有很大差异。比如,东南亚和中亚地区在某些指标上的表现与中东欧国家不相上下,但在跨境贸易获得电力方面,该地区与前沿水平的差距较大。西亚、北非国家在某些指标的表现稍落后于其他地区,但在交税办理施工许可这几方面却处于领先地位。中亚国家的营商环境指标大致处于一带一路国家的平均水平,但在获得电力这个领域除外,因为在中亚获得电力的成本较高、耗时较长。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发起者,中国的营商环境整体上优于一带一路国家的平均水平。在执行合同方面,中国在一带一路国家中的表现最好,在获得电力办理破产方面,也有其相对的优势;但是在办理施工许可保护投资者方面,中国的表现是最差的。要想激发民营企业的活力,有效的资本市场是必不可少的条件,而要想维护良好的资本市场环境,投资者的利益必须得到充分的保护。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企业必须建立健全保护中小投资者的相关法律法规,并强化执法,从而为企业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

 

2  “一带一路各区域前沿距离水平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Doing business数据库,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前沿距离得分是由10个分项指标加权平均得到的,我们在研究企业的营商环境的时候,不仅需要关注前沿距离得分,还应该具体分析一带一路国家各个分项的具体情况。以吉尔吉斯斯坦为例,它的前沿距离总得分为66.01,但它在各分项指标中得分最高的是92.94(开办企业),最低的是34.66(办理破产)。阿富汗得分最高的三个指标的平均得分为70.90(开办企业、获得电力、纳税),得分最低的三个指标的平均得分为18.85(办理施工许可、保护投资者、办理破产),阿富汗的总指数是40.58,在所有一带一路国家中排名最后。

营商环境每一个方面的机制缺失都可能对企业发展构成重要的障碍。比如,一个国家(地区)可能开办企业非常容易,但如果很难获得信贷的话,新企业的成长就会受到限制,这会影响人们创业的积极性。图3列出了一带一路国家前沿距离综合得分、得分最高的3个指标平均得分和得分最低的3个指标的平均得分,各个国家按照前沿距离综合得分由高到低的顺序从左到右排列。由图可见,总体而言,表现越好的国家,不同分项指标之间的差异越小;综合得分较低的国家,得分最高的指标和最低的指标之间的差异也越大,表现出了某种异方差性。由此可见,改善营商环境,不能仅仅致力于某一项指标的改善,而且应该缩小各指标之间的差距;不能因为某一指标的滞后而制约了商业活动的开展,而应该使之齐头并进,产生协同效应,促进经济繁荣。

 

一带一路国家前沿距离分数,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三、  “一带一路国家营商环境变化趋势分析

2010年以来,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营商环境都有所改善,特别是那些收入水平较低、企业发展环境较差的国家。在过去5年里,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家(地区)前沿距离的平均缩短幅度是经合组织国家(地区)的三倍,低收入国家(地区)前沿距离的平均缩短幅度是高收入国家(地区)的两倍,低收入国家在改善营商监管方面做出了重大的努力。良好的商业环境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合理的营商监管有助于促进经济增长并改善收入分配,帮助欠发达的国家实现经济反超。

如表2所示,总体而言,一带一路各国的营商环境是在逐步改善的,其中46个国家前沿距离得分提高,19个国家2016年的前沿距离得分甚至低于2010年水平,营商环境恶化。从区域分布来看,这19个国家超过半数都是西亚北非国家,有5个为南亚国家。这些地区的营商环境恶化大多是从2014年开始,这正好对应着2014年该地区的政治动荡。营商环境改善程度最大的10个国家分别是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马其顿、波黑、波兰和摩尔多瓦,这些国家大多分布在中东欧地区和中亚地区,这些地区政治相对稳定,经济发展的环境适宜。

2"一带一路"各国营商环境变动趋势

 

任何领域的改革都是一项挑战,营商监管也不例外。实施监管改革往往需要政府的多个部门形成共识。例如,要实现一站式的企业登记,就需要企业登记部门、统计局、城市税务局和国家税务局等部门之间的协调。不过,全球已经有96个[5]国家做到了一站式企业登记。政府之所以开展这类改革,是因为改革可以降低监管程序的复杂性,减小成本,或是可以强化营商监管的法律制度,从而带来很多益处。政府可以从监管成本的降低中受益,因为新的系统往往更易于维护。程序简化、费用降低以及相关制度可靠性的提高会使企业受益;而新企业和就业机会的增加、对外贸易的增长以及整体经济活力的上升又会使整个国家(地区)从中受益。

最近一年内,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53个国家实施了共计120项有利于改善营商环境的改革。3展示了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所做的改革,其中表示有利于营商的改革,×”表示不利于营商的改革。其中改革最多的领域是开办企业交纳税款,分别都有18个国家进行了这两项改革。在获得电力这个领域,有17个国家进行了改革。改革最少的领域则是办理破产登记财产,分别只有5个和7个国家实现了这项改革。亚洲国家在改善营商环境方面充分体现了后发优势,过去一年实施的改革举措在数量上远超其他地区的国家,96%的亚洲国家至少实行了一项有利于营商环境的改进,其中哈萨克斯坦、印度尼西亚、文莱和格鲁吉亚是亚洲地区改革数量的佼佼者,分别在5-7个领域实行了改革。即使放眼全球,这几个国家对营商环境所做的改革数量也是遥遥领先的。值得注意的是,在营商环境的改革中,并非所有的措施都是有利于营商环境的改善,比如在缅甸。由于仰光海关的拥挤以及过境成本增加,缅甸在跨境贸易这个领域的营商便利度有所恶化。即使是全部进行了有利于营商环境的改革,其前沿距离分数也是有可能降低的。营商环境的改变不仅仅是由政府主导的,经济系统自发进行的改善也是重要的因素。一带一路国家中有20个国家在22个领域方面的营商环境有所恶化,发生恶化的国家主要集中在西亚、北非以及中东欧地区。

3一带一路国家2015-2016年在营商环境方面的改革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在“开办企业”和“获得信贷”两个领域进行了2项有利于企业经营的改革。通过引入更完善的企业申请机制,即在申请开办企业时,通过填表来获得营业执照,组织代码和税务登记,中国企业的创办流程得到了大大的简化。通过将信用机制引入企业的贷款环节,企业信贷的获取也更为便利,这些都能降低企业开办和运营负担,促进企业更快更好地成长。


附录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营商环境指数排名2016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Doing business数据库

 

附录2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营商环境指数排名及其变化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Doing business数据库

参考文献:

[1] Business, D. 2017. Equal opportunity for all. A world bank group flagship report.  New York, The World Bank Publ.

[2] Business, D. 2016. Measuring regulatory quality and efficiency. The World Bank.

[3] Business, D. 2015. Going beyond efficiency. 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The World Bank. 12th edition. Washington DC.

[4] Enterprises, M. S. 2013. Doing Business 2014.

[5] Business, D. 2013. Measuring business regulations. World Bank.

[6] Business, D. 2012. Trading across borders.

 

   [1]《2017年营商环境报告:人人机会平等》

 

  [2]雇佣工人的指标并未包含在营商便利指数的排名中。

   [3]《2017年营商环境报告:人人机会平等》

   [4]世界银行2005;Stampiniandothers2011。

   [5] 2012年数据。

转自《经济研究参考》2017年第15期第148—159页 


 

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
©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北京师范大学京师学堂2F 邮编:100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