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

 


【转载】 《北京师范大学校报》:北京师范大学成果告诉您 “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综合发展水平到底怎么样

发布时间: 2017-05-24  

习近平总书记于2013年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合作倡议,受到国际社会广泛欢迎和高度评价。那么,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水平到底怎样?各国之间有何差异?在发展中面临着哪些问题?又该采取哪些措施促进发展?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一带一路”研究院胡必亮和潘庆中项目组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报告》中对此给出了答案。

该报告调查和分析了“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的经济、治理、资源、环境、社会、营商环境、结构、规模等8个方面的发展情况,通过选择23个具体指标和构建一个双层结构的评估模型,对这些国家的综合发展水平作出科学测算和排序,勾勒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发展图景。这对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之间的政策沟通、协调、战略对接以及深化“一带一路”研究等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排名:中国居第二位

该项研究基本上属于宏观层面的研究。根据专业的测算方法,运用世界银行、联合国系统相关机构发布的比较权威的数据库,项目组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的8个相关的专项进行排序,同时也得出了由8个方面整合而成的综合发展得分和综合发展排序。

 

 

  可以看到,“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综合发展水平最高的20个国家是:新加坡、中国、马来西亚、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捷克、斯洛文尼亚、俄罗斯、以色列、文莱、波兰、斯洛伐克、格鲁吉亚、匈牙利、卡塔尔、泰国、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白俄罗斯。这20个综合发展水平最高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集中在东亚、东南亚和东欧地区。

20个发展水平最低的国家分别是阿富汗、叙利亚、也门、伊莱克、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巴勒斯坦、埃及、土库曼斯坦、孟加拉、尼泊尔、伊朗、东帝汶、缅甸、马尔代夫、波黑、柬埔寨、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这20个发展水平最低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则大多集中在中亚、中东地区以及南欧地区。

其他的25个国家处于中间状态。通过点状图我们可以更加直观地发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水平的分布情况,呈现出一定的区域化特点。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水平测算结果及其分布图(2014年)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总体特征

一、政治与治理至关重要

凡是国家政局不稳或者在国家治理方面存在比较大的问题的国家,基本上是该地区发展最落后的国家;相反,凡是政治与国家治理水平高的国家,基本上都进入到了综合发展水平最高国家行列。

从综合发展水平来看,排在最后的4个国家分别为阿富汗、叙利亚、也门和伊拉克,这4个国家也正好是在国家治理方面排在最后面的国家,只不过在排序上稍有变化而已:叙利亚、阿富汗,然后是也门和伊拉克。其他综合发展水平排在最后10位的国家,大多也是在政治与治理方面排在最后10位的国家,如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

与此相反,报告发现一些国家因为其政治与国家治理水平高,基本上进入了发展前列的国家,譬如说新加坡、爱沙尼亚、捷克、波兰、立陶宛、以色列,这6个国家在资源、规模等方面都处于不利地位,经济发展也不甚突出 (新加坡除外),但这几个国家在综合发展水平排序中都位列前10左右,因为这几个国家在政治与国家治理方面分别位列第1、2、3、4、5、11的优先位置。

这说明,政局稳定是国家发展的基本前提,没有国家的政局稳定,就根本上谈不上发展。因此,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发展的当务之急与头等大事,就是要尽一切努力促进政局稳定,然后努力提升其国家治理能力,改善国家治理水平。

二、经济发展很不平衡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2015年人均GDP的平均值为10274美元,其中高收入国家共有18个,其平均人均GDP水平为25765美元;中高收入国家22个,平均人均GDP为6560美元;中低收入国家23个,平均人均GDP为2186美元;低收入国2个(阿富汗、尼泊尔),平均人均GDP只有661美元。高收入国家平均人均GDP是低收入国家平均人均GDP的39倍。18个高收入国家中,有12个处于综合发展水平的前16位之中,这说明良好的经济发展,直接有助于促进其他方面的发展。

从“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经济发展的情况来看,在综合排名前10的国家中,有6个是中东欧国家,占60%;在前20中,中东欧仍然有11个国家,占55%。中东欧国家只有19个,仅占6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29%。这表明中东欧地区的整体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相反,在综合发展水平最低的10个国家中,西亚北非地区占了6个,占60%,这与中东地区长期以来的政治动荡直接相关。

三、能源优势显著,合作前景广阔

2015年世界化石能源生产总量为113.9亿吨油当量,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生产了69.3亿吨油当量,占61%,北美地区仅占20%,南美和非洲地区的生产量更是分别只有5.4%和6.5%。石油输出国(OPEC)基本上都集中在“一带一路”沿线的中东地区。具体而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2015年生产了占世界总量70%的煤炭(其中中国位居世界第一,占48%;印度为世界第三,占7%;印度尼西亚占比6%;俄罗斯占比5%)、57%的石油(仅沙特阿拉伯2015年就生产了占全球13%的石油,居世界第一;俄罗斯2015年也生产了5亿多吨石油,占全球的12.4%,居世界第三)、53%的天然气(中东地区占17%,俄罗斯占16%,中国、东南亚和印度合计占12%)和47%的电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能源生产基地。

从消费来看,2015年,全球化石能源总消费量为113亿吨油当量,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消费了59亿吨油当量,占52%。从品种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2015年消费了全球72%的煤炭、46%的天然气和40%的石油。以中国、印度和俄罗斯为例,2015年中国消费了全球50%的煤,排世界第一;印度消费了10%,排世界第二。同年中国的石油消费排世界第二,印度排第三,俄罗斯排第五。俄罗斯排在世界天然气消费中排第二,中国排第三,两国共消耗了超过世界60%的天然气。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目前的人均化石能源消费水平仍然是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的,更是只有欧盟一半的水平,因此增长的潜力还很大。根据英国BP公司前几年的预测,2030年发展中国家的一次能源消费将占到全球消费总量的93%。“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能源消费将进一步增长。

尽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能源生产和消费量都很大了,但由于生产和消费在不同国家之间的差距很大,不少能源消费大国的生产量并不能满足其需求,譬如说印度;即使是中国,石油和天然气也需要大量进口。同时,不少能源生产大国,其生产量大大高于其消费量,如中东地区的许多国家、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这就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了巨大的能源合作机会,十分有利于促进这些国家的互利共赢发展。

四、结构转型加速推进

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制造业发展势头十分强劲,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加速上升,2015年已经占 GDP的22.4%,成为世界上制造业平均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制造业增加值从1990年仅占世界总量的17.8%快速增加到2015年占世界的40.3%,制造业比较优势十分显著。

二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城镇化快速增长,1960年到2014年间年均增长1.3个百分点,大大高于同期世界平均水平(0.4个百分点),2014年达到了46.8%的平均水平,城镇化在加速发展区继续快速发展。

五、挑战仍然严峻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综合发展水平确实在不断提升,但目前也存在一些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其进一步的可持续发展将会受到不利影响。基于我们的研究,目前制约这些国家发展的主要问题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粮食安全没有保障,多数国家需要通过进口满足其粮食需求
  该区域由于人口很多,而耕地、淡水等农业资源的人均量比较少,加上农业生产多处于粗放经营阶段,粮食产量普遍比较低,因此该地区的粮食安全目前仍然是没有保障的。

尽管世界上的耕地大国如印度(世界第一)、中国(世界第四)、俄罗斯(世界第三)都集中在该区域,但由于印度和中国都是人口大国,因此人均量很少;其他大多数国家的人均耕地面积也很少,超过一半的国家(55.4%)的人均耕地面积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世界人均水资源为0.6万立方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水资源为0.3万立方米。加上多数国家农业粗放经营(70%),粮食产量普遍地较低 (世界平均谷物产量为3.9吨/公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平均只有3.5吨/公顷),因此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目前有63%的国家都是需要通过进口粮食来满足其基本需求的,粮食安全是区域进一步健康发展的一个需要十分关注和认真改进的大问题。

有些国家对能源的依赖性太强,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基础比较脆弱

中东地区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都拥有十分丰富的能源资源,因此这些国家通过开采其能源资源,很容易致富。在“一带一路”65个沿线国家中,目前有10个国家的石油出口占其货物贸易总出口的比重超过了50%,如科威特占了95%,阿塞拜疆和文莱都占到了93%,卡达尔占88%,沙特阿拉伯占85%,阿曼占84%,哈萨克斯坦占77%等。其中人均GDP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排名前五位的国家(卡塔尔、新加坡、阿联酋、科威特、文莱),除新加坡外,都是能源储备丰富的国家,都是与其能源出口紧密联系的。这本来是好事,但如果这些国家单纯地、长期地把其能源储备作为其经济增长的唯一驱动力的话,当其能源资源开采过度或国际市场上的能源价格波动过大时,就会严重地影响其长期的可持续经济发展。

金融市场不太稳定。

由于“一带一路”沿线一些国家的开放程度相对比较高,尤其是新加坡的零关税,中东欧国家如匈牙利、爱沙尼亚、捷克等国的外贸依存度都在150%左右,加上我们以上提到的不少国家对国际能源市场的依赖性也很高,因此一旦国际市场出现波动,这些国家的金融市场就会随之波动,进而引起整个经济体系的波动。2008年和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2014年和2015年国际市场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滑都引起了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金融市场波动,俄罗斯、哈萨克斯斯坦、格鲁吉亚等国的货币都贬值比较大,利率上升,经济增长大幅下滑(如俄罗斯2015年经济增长为-3.7%)、通货膨胀高企、失业率也上升。

对气候变化影响大

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化石能源生产与消费的中心,尤其是煤的生产和消费量很大(煤通常所排放的二氧化碳超过40%),加上这些国家进入工业化加速发展阶段,因此二氧化碳排放量很大。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经排放了超过全球一半的二氧化碳,九十年代初所占比重只占40%左右。因此,调整能源消费结构,降低二氧化碳排放,也是本区域的重要任务之一。

城乡之间存在比较明显的 “二元结构”问题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工业化发展滞后于城镇化发展,不少国家的城镇化率与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甚至小于1(发达国家通常在3-4之间),大量农业剩余劳动力长期滞留在农村,造成城乡之间不仅没能伴随着国家工业化的发展而缩小收入等方面的差距,反而有所扩大。

对策与建议:新时期促进发展的重要战略与政策选择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目前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针对目前的主要问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促进其综合发展,需要重点实施好这样几项发展战略或政策:

继续坚持开放发展战略

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综合发展水平最高的,都是在开放发展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新加坡,其资源资源十分匮乏,但由于坚持开放发展,其综合发展水平为最高。中东欧国家的情况也比较类似,由于其充分的开放性,尤其是对西欧国家开放,其综合发展水平普遍比较高。“一带一路”建设为沿线国家提供了在新的历史时期实现开放发展的新机遇,积极融入其中,沿线各国通过实施优势互补的区域合作,都将获得更好发展。

实现国家政治稳定,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和水平

西亚北非地区和南亚地区目前最重要的战略和任务就是稳定其政治局势,避免其长期陷入政局动荡之中,为促进发展创造良好的政治环境与基础。其他国家主要是要加强快速转型期的各项制度建设,坚持依法治国,大力发展教育事业,规范和改进营商环境,遏制腐败,增强政府管理发展事务的能力,助力提升各自发展水平。

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建设机遇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应用好亚投行、丝路基金以及其他各种新的融资安排,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各国通过互联互通实现互利共赢,实现共同发展。

更加集约地利用农业资源,提高农业生产效率,保障粮食安全

贫困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还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有25个国家仍然处于贫困状况。对于这些国家而言,发展的首要任务就是要解决这些国家人民吃饱饭的问题,因此深化农业改革、促进农村发展对沿线国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充分利用该区域的能源资源优势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应加强能源生产者和能源消费者之间的密切合作,实现共赢发展。

积极开展金融合作,为实现区域共同发展提供充足的融资支持

通过“一带一路”建设项目,中国有机会更多地参与到沿线国家的发展进程中,为区域基础设施建设、产能合作、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等提供更多的融资;在“一带一路”区域合作框架下,沿线国家将有更多机会通过多种方式从中国取得发展资金,促进各国的加快发展和区域经济繁荣。

适应时代发展新要求,沿线国家都要努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对于那些后发国家,可以通过实施跨越式发展战略直接推进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努力通过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进行有效对接;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可能要推进发展战略与发展计划的转型,瞄准联合国大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来调整现有发展规划与行动。同时,沿线各国要加强可持续发展合作,共同推进区域可持续发展。


(注:项目组成员还包括吴舒钰、刘清杰、刘敏、聂莹、张坤领、张松、田颖聪、计磊、刘倩、刘强、王恰等)


 

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
©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北京师范大学京师学堂2F 邮编:100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