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7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资源分析

摘自《经济研究参考》2017年第15期第70—104页 


摘要:耕地资源、淡水资源和化石能源作为国家战略性自然资源,关系到国计民生。研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资源禀赋对于实施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双边和多边合作具有重要意义,是推进一带一路倡议顺利实施的基本前提。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研究对象,以耕地资源、淡水资源和化石能源为研究内容,就其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主要分布特征和基本情况,以及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进行分析,得出的主要结论如下:(1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资源总面积丰富,人均资源不足,人地矛盾严峻,工业化城市化促进耕地非农化;(2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临耕地资源不足与谷物出产率低的双重矛盾,威胁国家粮食安全;(3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可利用淡水资源严重短缺,世界因为淡水资源引发的战争主要发生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4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用水矛盾突出,水生产率低,农业用水占用过多水资源;(5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逐渐成为世界化石能源的生产、消费与贸易中心;(6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消费结构长期以煤炭消费为主并有增长势头,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临更大的碳减排压力;(7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利用效率低,节能减耗潜力大。

关键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资源;淡水资源;化石能源

 

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资源

 

耕地是整个国民经济的基础,耕地资源对于一国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影响。耕地是实现国家粮食安全的基础和保证,是提供粮食的基本保障,在近些年随着人口快速增长引起突出的人地矛盾问题,引发世界粮食安全担忧。世界银行在20109月发布了《对耕地日益增长的全球关注》,受到人口增长、价格波动、环境压力等的影响,耕地能否满足人类需求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问题,全球对耕地关注度逐渐提升[1]。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资源禀赋及其存在的问题影响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粮食安全,研究这一问题对一带一路倡议下农业合作的顺利进行具有重要意义。

(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资源的基本特征

耕地来自自然土壤的发育,只有具备可供农作物生长的条件时土地才能形成耕地。一般来说耕地分为已经开发的和尚未开发的,本文所提到的耕地资源主要是参考了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定义,其认为耕地主要包括种植短期作物、可以放牧的短期草场、用作菜园的土地,也包括暂时闲置的土地。一国耕地资源是否丰腴决定了其对农产品进出口情况以及经济发展情况,影响国家的粮食安全。

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总面积丰富,人均资源短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总耕地资源丰富,人均不足。根据世界银行的划分标准,将世界各主要区域分为北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东亚与太平洋地区、欧洲与中亚地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南亚、中东与北非地区等七个区域,以及阿拉伯联盟、经合组织和欧洲联盟等三个地区。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统计结果,2013年世界耕地总面积为14.1亿公顷,占全球土地总面积的10.85%一带一路65个国家的耕地面积为6.81亿公顷,占世界总耕地面积的比重为48.28%,几乎占到世界的一半。世界上耕地面积最大的国家是印度,为1.57亿公顷。俄罗斯和中国则以1.22亿公顷和1.06亿公顷居于世界第34位,中俄也是一带一路主要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几乎占世界一半的耕地资源而凸显出其重要位置,然而当考虑人口因素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则失去了耕地资源优势。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2013年,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1和图2为世界各主要区域耕地资源,包括耕地总面积和人均耕地面积。可以看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总耕地资源远超过其他地区和组织,然而人均耕地资源低于经合组织和欧盟,并且一带一路国家主要涉及的阿拉伯联盟、南亚、中东与北非地区的人均耕地资源非常低。

具体来看,图2将世界人均耕地面积0.197公顷作为横纵轴交叉点,位于横轴以上的为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地区,位于横轴以下的为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地区。从图中可以看出,北美以人均0.562公顷的耕地面积在世界上具有最丰富的耕地资源,其次是欧洲与中亚地区。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均耕地面积仅为0.152公顷,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耕地资源最缺乏的是中东与北非地区。阿拉伯联盟国家人均耕地面积为0.149公顷,中东与北非地区为0.128公顷,南亚地区的人均耕地面积相对较高,为0.235公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仅有29国高于世界人均耕地面积,超过一半(55.38%)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耕地面积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人均耕地面积最低的是新加坡,每万人占有1.03公顷耕地,其次是巴林每万人12公顷和科威特每万人27公顷。中国的人均耕地面积为每万人771公顷,居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面积排名的45位,属于耕地资源短缺的国家。

2.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谷物出产率低

耕地产出谷类的产量影响耕地谷物出产率水平,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定义,谷物产量指的是收获土地每公顷生产的谷物吨数,这些谷物主要包括小麦、玉米、小米、荞麦等。另外在测算时临近年终的粮食收成放在下一年计算。

世界各主要区域谷物产量(吨/公顷)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2014年,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如图3所示,世界平均谷物产量为3.897吨/公顷,以此为横纵轴的交叉点,位于横轴以上的地区为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地区,位于横轴以下的地区为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地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平均谷物产量为3.456吨/公顷,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一带一路国家涉及到的阿拉伯联盟、南亚、中东与北非地区的谷物产量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欧洲与中亚地区与世界平均水平基本持平。其中中东与北非地区的谷物产量仅为2.473吨/公顷。世界发达地区北美地区、欧盟、经合组织、东亚与太平洋地区的谷物产量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其中北美地区为6.670吨/公顷,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谷物产量的两倍。

 

4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谷物产量与人均耕地面积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2014

 

4 一带一路65国的谷物产量与人均耕地资源的分布关系图,其中的两条横纵线中横线表示谷物产量在5吨/公顷的水平线,纵线表示人均耕地面积在0.4公顷/人的线。由此分成四个象限,第一象限为耕地资源丰富且谷物产量高的地区,第二象限为耕地资源紧缺但是谷物产量高的地区,第三象限表示耕地资源紧缺同时谷物产量低的地区,第四象限表示耕地资源丰富谷物产量低的地区。从图中可以看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要集中在第三象限,即人均耕地面积在世界平均水平周围变动,谷物产量在5吨/公顷以下,面临耕地资源缺乏,耕地谷物产量低的双重问题。

落在第二象限的地区是耕地资源非常缺乏的阿联酋、科威特和阿曼,其耕地谷物产量非常高,每公顷耕地生产的谷物达到24.101吨、17.965吨和11.254吨,在世界排名第134名。然而这些地区的耕地资源非常缺乏,沙漠化土地居多,虽然谷物产出率高,但是总谷物产出量不高,食物仍然主要依赖进口。落在第四象限的地区主要向第三象限集中,特别应该注意的是哈萨克斯坦人均耕地面积最高,在世界上处于领先水平,然而其耕地谷类产量很低,为1.165吨/公顷,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仅高于也门和文莱。哈萨克斯坦的农作物播种面积很大,但单位面积产量较低,因为地广人稀,仍然保留的是粗放的经营方式,这种在农业发展的初始阶段进行农业的生产,降低了经济效益。

3. “一带一路多数欠发达国家耕地资源紧缺,粗放式经营造成资源浪费

农业从粗放向集约转变的过程是随着经济发展从欠发达向发达国家的转变而进行的,一带一路沿线70%的国家处于中等收入国家的现状显示出在这一区域的农业正处于粗放向集约的过渡期,多数处于传统农业阶段,在耕地资源使用上存在相当程度的资源浪费。

 

5 “一带一路不同收入国家的耕地资源[2]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2014

 

本部分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不同收入水平耕地资源进行分析,研究耕地资源在一带一路不同收入国家的表现特征。图5表示的是不同经济水平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耕地资源,其中的两条横纵线中横线代表人均收入水平在1.25万美元,竖线代表人均耕地面积为0.4公顷,以世界人均耕地水平0.2公顷为参考,在横线以上为进入发达水平,横线以下为发展中国家,竖线左侧为人均耕地水平在世界平均水平附近,较为缺乏,竖线右侧为人均耕地水平丰富,由此划分出四个象限。第一象限是人均耕地面积高的高收入国家,第二象限是人均耕地面积低的高收入国家,第三象限是人均耕地面积低的低收入国家,第四象限是人均耕地面积高的低收入国家。从图中可以看出一带一路的多数国家落在了第三象限或者是靠近第三象限,说明一带一路多数国家的耕地资源处于人均耕地水平低、收入水平也低的状态。

第一象限(高耕地、高收入)国家主要是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匈牙利,根据2015年的世界银行统计结果,立陶宛人均耕地面积达到0.787公顷,居于世界第七位,拉脱维亚以0.611公顷位于世界第11位,爱沙尼亚的人均耕地面积为0.482公顷超过美国(0.472公顷),匈牙利以0.447公顷紧随其后。这部分国家的人口规模较小导致人均耕地面积相对较高,这些国家的人口规模均没有超过1亿,其中爱沙尼亚仅为131万,拉脱维亚为198万,立陶宛为291万,匈牙利人口相对较多为984万。同时,这几个国家都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人均生活水平较高,经济高速发展,土地利用达到集约化水平,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属于耕地资源丰富的发达国家。

第二象限(低耕地,高收入)国家主要是卡塔尔、新加坡、阿联酋、科威特、文莱、以色列、沙特阿拉伯、斯洛文尼亚、巴林、阿曼、克罗地亚、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等国家,这些国家是人均耕地面积相对较低的高收入国家。这部分国家人均耕地少的主要原因不是人口密度大,而是耕地占国土面积的比例太小,这些国家沙漠面积庞大,淡水资源严重缺乏,2013年耕地占国土面积的比重方面,阿曼仅为0.12%,阿联酋为0.45%,科威特0.59%,新加坡0.81%,文莱0.95%,卡塔尔1.22%,沙特阿拉伯1.43%,巴林2.08%。受耕地面积限制,这些国家的农业生产结构偏重于饲养畜牧业和园艺业,粮食和农业原料大多依赖进口,农牧产品不能自给,粮食、蔬菜、水果、肉蛋奶等主要依赖进口。由于这些国家经济发达,完全有能力进口必须的粮食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因此人民生活水平很高。

第三象限(低耕地,低收入)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要集中分布的象限,这一类国家占了40个国家,占到一带一路所有国家的62%,这类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老挝、尼泊尔、缅甸、不丹、阿富汗等国家在内的大多数亚洲国家,经济仍处于发展中水平,人均占有耕地面积较少,农业技术水平不高。这类国家主要受到经济条件和后备资源不足等两方面因素限制,使其耕地不足的矛盾比较尖锐。人均耕地少的原因是一方面耕地占国土面积的比例小,另一方面人口密度高。粮食亩产水平很低,经济活动人口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仍被束缚在土地上。从事农业生产的经济活动人口非常高,其中老挝农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的66.45%,尼泊尔为64.33%,缅甸为57.63%,不丹为54.49%,阿富汗为52.95%等,工业化城市化水平低。而作为世界重要粮食出口国的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农业人口占就业的比例分别为10.22%2.79%2.11%,工业化水平高,农业集约化发展。在第三象限的国家每个农业经济活动人口供养的人口很少,尼泊尔每个农业就业者仅供养2869人,老挝为3029人,缅甸为3222人,越南为3719人,不丹为3879人,而发达的粮食主要出口国美国人均供养6857人,澳大利亚供养72065人,加拿大供养91958人。

第四象限(高耕地,低收入)国家主要是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国家,这类国家的人均耕地水平很高,但土地利用的集约化水平最低,农业技术水平低。人均耕地占有量远超过世界平均,为适应人口激增的需要,耕地总面积都有明显扩大,但是广种薄收。尤其是哈萨克斯坦人均耕地资源丰富,而农业增加值占比仅为4.97%,哈萨克斯坦土地面积广大,人口稀少,劳动力不足,干旱缺水,所以该国农业长期以来一直处于粗放经营的状态。这部分国家占有一带一路高比例的耕地面积,而粗放经营造成了耕地资源浪费。丰富的耕地资源使哈萨克斯坦在农业方面的潜力巨大,纳扎尔巴耶夫曾指出哈萨克斯坦农业潜力巨大,呼吁中国对哈萨克斯坦农业方面的投资与开发。农业是哈萨克斯坦传统的强势领域,但土地利用率低下限制了其农业的发展,全球都在积极开发土地、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业的今天,哈萨克斯坦却有900万公顷的土地未被开发。哈萨克斯坦前副总理占多索夫也于20161211日在一带一路京师大讲堂提出了同样的观点[3]。这可能是一带一路倡议推进中哈合作的一个着力点。

(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资源问题

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地矛盾更加严峻

1983年世界粮农组织指出,粮食安全的目标为确保所有的人在任何时候既能买得到又能买得起所需要的基本食品(史培军等,1999),由此可见保障粮食安全的关键是满足持续增长的人口对粮食的需求,而提高耕地的粮食生产能力是确保粮食安全的重要任务,提高耕地数量和耕地质量是强化粮食生产能力的基本前提。

世界耕地面积从1961年开始到1991年经历从快速增长到缓慢增长再恢复到快速增长的三个阶段,整体表现为增长态势,然而从1992年至今的23年中,世界耕地面积始终在13亿和14亿公顷之间波动,没有表现出稳定增长的态势。而从1961年至今的人口规模呈指数增长,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预测到2030年人口达到83.09亿,到2050年将增至91.5亿。由此在20世纪末至今表现出的人口持续增长,耕地总体不变的矛盾日益凸显。比较1992年至今世界耕地稳定波动期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耕地变化,如图6-9所示,可以看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以较大的幅度持续下降,相比于世界整体情况表现出更加糟糕的耕地流失问题。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6-9显示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地矛盾问题更加紧迫。不同收入国家的人口增速不同,中低收入国家人口增速高于高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处于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有45个,占比69.23%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口增长速度更快,再加上耕地面积处于下降趋势,更加重了人地矛盾。发展中国家生产力水平低,人口增长更快,耕地面积下降。耕地资源这样的变化在全球具有严峻性,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更严峻。

2.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临紧迫的粮食安全问题

粮食需求随着人口的增加而增加,尤其是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多数为发展中国家尤甚。粮食是贫困人口的基本需求,人口增长引起刚性需求增加,食物结构升级引起的需求增加以及生物质能源开发带来的巨大需求。201110月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布《世界粮食不安全状况2011:国际粮价波动如何影响各国经济及粮食安全》强调粮食价格的居高不下和持续波动,将进一步加剧粮食不安全态势,严重影响依赖粮食进口国家的粮食安全,加重相应国家经济危机[4]。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与FAO联合预测,粮食贸易格局也已由传统的以自然资源禀赋为基础,发展为现代的以自然资源、技术资源、资本资源等综合禀赋为基础,欧美地区的粮食出口优势将进一步凸显,一带一路涉及的发展中国家的粮食进口压力将进一步加大,粮食贸易的地区差异将更为显著。

10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粮食进口依赖度(%)

数据来源: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数据库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提供了粮食安全指标粮食进口依赖度数据[5],2009-2011年世界粮食进口依赖度最低的是阿根廷,依赖度为-168.5%,其次是澳大利亚为-144.9%。图10中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粮食进口依赖度,依赖度为正值表示该国粮食主要通过依赖进口满足需求,依赖度为负值表示该国粮食除能够满足自身需求外进行部分出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63%的国家需要通过进口满足粮食需求,其中马尔代夫(100%)、文莱(98.3%)和科威特(97.8%)的粮食进口依赖度最高,保加利亚(-92.2%)、匈牙利(-81.1%)和立陶宛(-74.7%)的粮食进口依赖度最低,中国的粮食进口依赖度为2.1%,需要通过进口满足粮食需求。

1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耕地水平与粮食进口依赖度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数据库

 

11表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耕地水平与粮食进口依赖度,其中,(a)图包涵数据上的异常值(哈萨克斯坦),(b)图剔除了异常值(哈萨克斯坦)。可以看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耕地水平越低的地区,对粮食进口的依赖程度越高,总体来看两者呈现出显著的负相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耕地资源紧缺的特征使其面临更加严峻的粮食安全问题,提高人均耕地水平对保障粮食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图11(a)可以看出哈萨克斯坦的高耕地资源与其粮食出口水平不成比例,去除哈萨克斯坦后做散点图(如图11(b)),拟合度R20.399增加到0.536,耕地资源每增加1单位将使其耕地资源依赖度降低更多,系数从-115.97变为-189.22,可见在提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耕地资源的同时,对哈萨克斯坦农业的投资开发也是保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任务。

3. 工业化城市化加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非农化

作为一种典型的多功能性自然资源,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耕地资源的丧失使地球生命支撑系统面临直接威胁(李秀彬,1999),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面积从1992年至今大幅缩减背后的原因值得探讨。经济发展不可避免要经历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而在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为满足建设用地、工业用地的需求,耕地非农化趋势明显,耕地资源因此发生动态变化(HuangRozelle1995)。综合来看,土地沙土化、人口增长、城市化进程、经济增长均对耕地变化具有一定影响,探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变化的驱动因素,为保护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资源解决沿线各国粮食安全问题提出对策建议,有助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

已有文献对耕地变化驱动因素的探讨主要聚焦在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带来的耕地非农化占用问题,其中经济增长、人口增长、城市化水平的增长对地区耕地资源变动具有重要影响。人口增长对耕地变化具有双重影响,一方面人口增长会增加对农产品的需求量,增加对耕地资源的需求,国家开垦耕地满足这种增长的需求,另一方面人口增长业增加了对居住、交通等用地的需求,可能导致部分耕地转化为居住、交通等非农用地。国际经验表明,人口密集的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必然会遭受耕地严重损失,工业化进程越快,耕地损失也越多(余振国等,2003)。城市化是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在空间上的必然表现,城市化引起耕地非农化占用进而导致耕地数量大幅缩减(李秀彬,1996)。

一带一路国家的耕地变化研究主要是基于零散的国家的研究,主要聚焦经济发展、人口增长和城市化因素,学者从经济增长(Tommy Firman1997),人口增长(Maxim Naftaly2002),城市化(AdamKrzysztof2004)的角度探讨了造成耕地非农化的原因。本部分以一带一路”65国家为样本对人口、经济、城市化对耕地的影响进行回归估计耕地资源变化的驱动因素,探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整体的耕地变化机制。

根据已有理论,城市化、经济发展水平、人口增长等对耕地变化具有重要影响,本部分以1992-2013年的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为样本,选择耕地面积的自然对数为被解释变量,主要解释变量为人口、城市化水平和经济水平,其中人口和经济水平用人口规模的自然对数和人均GDP的自然对数表示,城市化用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表示,得到的回归结果如表1所示。


注:被解释变量为耕地面积的对数。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

 

R2值可以看出模型拟合的较好,从系数来看均显著。城市化和经济水平对耕地变化为抑制效应,而人口为正向影响。其中城市化对耕地变化的影响系数为-0.007,表示的是城市化水平增加1%,将使耕地减少0.007%。而人均GDP每增长1%,将导致耕地减少0.278%,经济发展引致的对耕地资源的需求量小于对非农用地尤其是工业、房地产、交通等产业的用地需求,因此导致其对耕地为抑制作用。可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增长和城市化水平的增长导致对耕地非农化的占用增加,从而使耕地面积减少。人口对耕地面积的影响为正影响,人口规模增长可能导致对农产品需求量的增长进而提高对耕地资源的需求,因此表现为耕地面积的增加,从系数也可以看出人口增加1%将导致耕地增加1.11%。常数项包涵了一些无法估计的因素包括生态环境恶化、水土流失等问题也引起耕地资源的损失。

当前的土地利用制度无法充分表达耕地资源的非农价值,受到经济利益驱使,耕地资源逐渐向工业用地、建设用地等非农化过度,这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威胁国家粮食安全,这个问题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耕地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尤其严重(宋敏,2013)。杨利民等(2013)提到中国的人口将在2028年达到峰值14.37亿人,超载的人口对粮食的需求爆发式增长,使其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而崔许锋(2014)在其研究中提出城镇化率已经超过50%,中国城市化正处于快速发展期,这必然引起对非农化用地的需求增长,如何实现耕地资源安全与城镇化共同发展成为学术界和实务界应该关注的重要问题。

 

 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水资源

 

20世纪后半叶多数国家用水量激增,甚至在一些地区出现水危机,这引起世界的广泛关注,有关组织开始对水资源问题进行重点探讨(陈家琦等,2003)。联合国在1977年的世界水会议就已经将水资源问题上升到全球战略高度,随着人口增长和工业化城市化发展,越来越突出的问题是水的供需矛盾。1998年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WCED)提出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水资源正在取代石油而成为在全世界范围引起危机的主要问题”[6]。世界经济论坛在20151月宣布基于对社会影响破坏的量化,水资源短缺问题——水危机是全球第一大风险。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水资源基本特征

本文所指的水资源主要指陆地上的淡水资源,研究一带一路国家的水资源使用的指标是可再生内陆淡水资源,数据主要来自联合国粮农组织农业与水信息系统(AQUASTAT),可再生内陆淡水资源是指某国国内的可再生资源(内陆河流及降雨产生的地表水),人均可再生内陆淡水资源使用世界银行的人口估算值进行计算(人均可再生内陆淡水资源在后续简称水资源)。

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可利用水资源短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水资源低于世界平均值。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2014年的统计数据,世界共有可再生内陆淡水资源42.81万亿立方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可再生内陆淡水资源为15.23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总的比重为35.58%,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口占世界62.16%,用世界上35.58%的水资源供养62.16%的人口,水资源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短缺。世界人均水资源为0.593万立方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水资源为0.337万立方米,整体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一带一路中的西亚北非地区的水资源尤其短缺。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2014年,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13的人均水资源图以世界人均水资源0.593万立方米作为横纵轴交叉点,在横轴上侧的为高于世界人均水平的,横轴下侧的为低于世界人均水平。从图1213中可以看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水资源总量最高,但人均水资源比经合组织、拉美地区、欧洲中亚地区和北美地区都低,在世界上水资源相对短缺。其中,阿拉伯联盟、南亚、中东北非地区的水资源无论是总量还是人均都较低,在世界人均水平之下。

一带一路多数国家处于干旱半干旱地区,为世界上最缺水的地区。世界上水资源总量最高的是巴西(5.661万亿立方米),水资源最短缺的国家是科威特,被称为无水之国。世界上人均淡水资源最高的国家是冰岛(51.93万立方米/人),而人均水资源低于100立方米的10个国家都来自一带一路国家,并且以科威特、巴林、阿联酋、埃及、卡塔尔等阿拉伯世界的国家为主,科威特、巴林等几乎没有可恢复的淡水资源。这些地区处于干旱半干旱地区,平均降水深度在世界上处于低位,世界上平均降水深度低于700年毫米的67个国家中有40个国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占比60%

联合国界定当一个地区的人均水资源量跌破1700立方米为用水紧张,当人均水资源量低于1000立方米为缺水,人均水资源低于500立方米为极度缺水(郭久亦等,2016)。世界上处于缺水线1000立方米/人以下的50个缺水国,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占了24个,占比48%。而在人均水资源500立方米/人的极度缺水线以下的29个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占了17个,占比58.62%一带一路多数国家处于世界上最缺水国行列。据统计,柬埔寨地区居民平均每天仅靠6升水维持生活。经预测再过50年,在最缺水的中东和非洲地区中,科威特(47)、卡塔尔(58)、沙特阿拉伯(76)、巴林(96)、阿曼(177)将分别成为第二、第三、第五、第七、和第十一大缺水国(莫杰,2013)。而这些最缺水国均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因此,一带一路国家的水资源面临巨大危机。

2.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用水矛盾突出,农业用水占用过多资源

水资源利用率指的是一定区域内水资源被人类开发和利用的状况,一般用被使用量与水资源的比值表示。水资源开发使用率越高,表示该地区水资源越欠缺,供给无法满足需求。世界各国的实践经验表明,当一个流域的地表水资源利用率超过40%时,就会出现水资源严重短缺和生态环境恶化等一系列问题(郭大本,2007)。本文使用联合国粮农组织农业与水信息系统公布的年度淡水抽取量总量占内部资源(内陆总淡水资源)的百分比作为水资源利用率的测算指标。年度淡水抽取量指水源总抽取量,未计入水库的蒸发损失。在咸水淡化厂作为重要水源的国家,抽取量也包括来自咸水淡化厂的水。在从不可再生的蓄水层或咸水淡化厂的抽取量相当可观,或者废水回收利用率相当高的地方,则抽取量可能超过可再生资源总量的百分之百。工农业抽取量是用于灌溉和畜牧生产以及直接工业使用的总抽取量(包括热电厂冷却用水的抽取量)。民用抽取量包括饮用水、市政用水或供水,以及公共服务、商业机构和居民用水。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水资源需求大于供给,而水资源使用中农业用水占比最高,超过世界平均水平。2014年世界总使用水3.986万亿立方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用水为2.614万亿立方米,占世界总用水的65.58%,基本占到三分之二,而世界水资源总量为42.81亿立方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水资源总量为15.23亿立方米,占世界水资源的35.58%,超过三分之一。与此同时,对水的需求量达到世界总需求的三分之二,水资源供不应求问题更加紧迫。

14 世界各区域水资源利用率及不同用途的用水比重(2014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2014年,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世界水资源利用率为9.32%,其中水资源使用中农业用水占比69.86%,生活用水占比11.49%,工业用水占比18.62%,将世界平均水平分别作为图14中各图的横纵轴交叉点,处于横轴以上的为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处于横轴以下的为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水资源利用率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为17.16%

世界上水资源利用率超过40%36个国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占了23个,占比64%,其中,阿拉伯联盟的水资源利用率高达225.73%,世界上水资源利用率最高的是巴林,达到8935%,埃及、阿联酋、土库曼斯坦、沙特阿拉伯等国家紧随其后,分别达到43333%2665%1989%986%。中东与北非地区(138.4%)、南亚地区(51.63%)的水资源利用率也远超过世界平均水平。而在农业用水占比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远超过世界平均水平,达到79.63%。其中,阿拉伯联盟(84.25%)、南亚(91.15%)、中亚北非地区(85.21%)超过世界平均水平,最缺水的地区农业用水占比也最高,这些地区水资源极度缺乏,农业用水过高阻碍了工业化发展过程中工业用水的使用,以及人口增长过程中对生活用水的使用,造成用水不足的矛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增加农业灌溉有助于满足人口增长对粮食的需求,但农业灌溉使用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80%的淡水资源,农业用水占用了过多水资源。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人口的剧增,世界各国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的用水量也不断增加。一带一路65个国家中70%的国家为中等收入国家,这些国家正处于工业化城市化发展中,对工业用水的需求急剧增加,而人口的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对生活用水需求增加,再加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比于世界平均水平水资源更加短缺,因此用水矛盾也将更加突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水资源存在的问题

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水生产率低,农业灌溉用水效率低成诱因

水生产率是反映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的重要指标,水的生产率计算用不变价GDP除以水的年度总提取量所得,表示的是每立方米水产生的2010年不变价美元GDP

15 世界各地区水生产率(美元/立方米)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2014

 

世界平均水生产率为18.22美元/立方米,表示每使用1立方米水产生的GDP18.22美元,以此为图15中横纵轴交叉点,可以看出一带一路的阿拉伯联盟、南亚、中东与北非地区的水生产率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尤其是南亚的水生产率仅为2.54美元/立方米。欧盟的水生产率最高,达到70.64美元/立方米,其次是经合组织(44.31美元/立方米)和北美地区(34.23美元/立方米),而这些地区的水资源利用率仅为16.45%10.13%9.25%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中亚的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中东地区的阿富汗、巴基斯坦,东南亚的东帝汶、越南、缅甸,南亚地区的尼泊尔的水生产率最低,也处于世界各国的最低生产率国,生产率不到2美元,即使用1立方米的水产生不到2美元的GDP,包括中国在内的34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水生产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水资源生产率不高可能是农业用水浪费造成的。图15中水生产率最低的阿拉伯联盟、南亚、中东与北非地区同时也是农业用水处于全球最高水平的地区,分别达到84.25%91.15%85.21%。而且数据还反映出农业用地最高的南亚地区水生产率最低,仅为2.54美元,其次是中东与北非地区10.07美元,最后是阿拉伯联盟地区为10.1美元。基于此假设,本文对一带一路”65个国家2014年水生产率与农业、工业、生活用水比重进行相关性分析(见表2),结果表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用水与水生产率为显著负相关,相关系数为-0.322,而工业用水则与水生产率为显著正相关,相关系数分别为0.413,而农业用水与工业用水、生活用水之间均为显著负相关,其中与工业用水的相关系数达到-0.809,可见农业用水占比严重挤占了工业用水,这对于处于用水紧张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的工业用水需求造成危机,也不利于水生产率的提高。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

 

联合国2012年公布的最新《世界水资源开发报告》指出全球水资源浪费严重,很多国家由于管理不善,管道陈旧以及沟渠泄漏等,大概每年有30%的水资源被浪费(王春晓,2014)。 一带一路多数国家水资源可用量已经达不到灌溉的需求,快速增长的人口和用水的低效性使这一问题更加突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用水占去了水资源的80%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用水浪费严重,让水顺势流入下方较低农田的重力漫灌法,仍是当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部分农民采用的普遍做法。由于多年来采取传统的大水漫灌方式,目前大部分灌溉系统耗用了远远超过需要的水量,由于蒸发和泄漏, 农业灌溉用水通常要损失一半,造成土地盐碱化和涝浸,土质退化,产量下降,甚至毫无收入。

一带一路主要国家中国和中亚地区的国家来说,中国当前的农业灌溉主要使用的方法还是土渠输水、大水漫灌的传统方式,这种农业用水造成水资源渗漏、蒸发,利用系数非常低,65%的农业灌溉用水被浪费(景跃军等,2000)。中国的农业用水有效使用率仅为40%,低于发达国家水平70%90%。中国消耗1300斤水才能生产一公斤粮食,而在发达国家仅需要消耗不到1000公斤的水资源就能够实现一公斤粮食的生产(张永军,2014)。中亚五国跨界河流众多, 水资源开发利用问题也十分复杂, 大规模无序的水土资源开发利用引发的生态问题相当突出,中亚水资源长期处于粗放的掠夺性开发状态,造成水资源浪费,这对本就缺水的中亚国家来说面临更大的水危机。

2. 世界因为水资源引发的战争主要发生在一带一路国家

因水资源匮乏导致或加剧国家、地区间的冲突在一带一路频发。1991年第七届世界水资源大会提出在水资源缺乏的干旱半干旱地区可能因为争夺水源的使用权而引发战争(Biswas1991)。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调查发现,全世界有261条河流的河谷是多国共有的,这些地区是可能引发水危机的敏感地区。根据学者的研究,在过去50年,引发1831起因水资源问题造成的冲突,而其中在507起个案中有37件上升为暴力事件,其中21件军事冲突中18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色列与其邻国发生的(郭大本,2007)。

约旦河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约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作用,这些国家也因为对水资源的争夺而冲突不断,阿拉伯联盟各国为对抗以色列的河流改道计划,在约旦河的支流修建水坝,控制水流量,但被以色列武力摧毁,并对叙利亚进行空袭,引发第三次中东战争,这场战争的结果是以色列侵占并夺走大量水源。最近黎巴嫩在约旦河支流修建输水管道又遭到以色列的武力威胁。目前以色列70%的供水主要来自1948年边界之外的地区,巴以和谈以土地换水资源可能才是和谈的重要原则。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水系发源于土耳其境内,经过叙利亚和伊拉克,土耳其计划在幼发拉底河进行水利建设的举动可能使叙利亚失去40%放入水源,伊拉克几乎失去80%90%,伊拉克85%人口用水主要来自这两条河。三国在分享这两条河流水权方面存在极大矛盾,一方面叙利亚支持土耳其的库尔德分裂主义运动,土耳其则以切段幼发拉底河相威胁,同时利用水资源换取伊拉克的石油。印度河巴基斯坦共同拥有印度河流域,然而处于上游的印度河却以断水威胁巴基斯坦,后在世界银行的调解下两国签订印度河水条约。恒河方面印度在恒河修建大坝造成孟加拉国西南地区受到严重影响,引发多次争端,后于1997年孟印双方签署《分享恒河水条约》目的是确保孟加拉在旱季的用水需求,然而并未得到落实。水已成了国家缺少时就会诉诸武力的唯一资源(杨中强,2001)。

 

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化石能源

 

根据美国能源部能源情报署(EIA)的预测, 2030年,化石燃料仍然占世界一次能源构成的83%(王克强等,2009),以煤炭、石油、天然气为主的化石能源以其丰富的储量和成熟的开发技术,将继续成为21世纪中叶之前能源生产和消费的主体。本部分研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化石能源特征及存在的问题对于促进一带一路框架下的能源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化石能源特征

化石能源是一种碳氢化合物或其衍生物,它由古代生物的化石沉积而来,是一次能源。化石燃料不完全燃烧后,都会散发出有毒的气体,却是人类必不可少的燃料。本文分析所用到的与化石能源相关的数据主要来自历年的《BP能源统计年鉴》和世界银行报告的公开数据。

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世界化石能源生产重心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全球能源市场非常重要,这里是全世界最大的能源生产重心。2015年世界化石能源生产113.9亿吨油当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生产69.27亿吨油当量,贡献了60.81%,亚太地区以31.62%居于其次,北美地区仅为20.23%,而南美和非洲地区的生产量最低为5.42%6.5%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中,石油输出国(OPEC)集中在一带一路的中东地区,俄罗斯、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也是石油和天然气输出国,中国是第四大的石油生产国。中国和印度是第一和第三煤炭生产国。俄罗斯、伊朗和卡塔尔是第二、三、四天然气生产国。中国、印度和俄罗斯是在电力生产方面排第一、三、四名。在2015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世界提供了57%的石油生产,53%的天然气生产,70%的煤炭生产和47%的电力生产。

石油生产方面,中东和埃及为全球生产贡献了33%的石油,俄罗斯、阿塞拜疆和中亚国家贡献了15.6%,东亚和东南亚国家贡献了7.4%。尤其是沙特阿拉伯在2015年生产了5.685亿吨石油,为全球贡献了13%,排列第一,比美国高。俄罗斯在2015年生产了5.407亿吨,贡献了12.4%,排列第三。2015年世界天然气生产32亿吨油当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16.95亿吨油当量的生产量为世界贡献了53%,其次是北美地区贡献28.1%,欧洲地区贡献了27.8%。相比于石油生产,天然气在一带一路上更加多元化。中东地区贡献了世界上17.4%的天然气,俄罗斯贡献了16.1%,中国、东南亚和印度总计贡献12.2%,阿塞拜疆和中亚国家也是重要的生产者。世界上多数煤炭产量都发生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中国在2015年占世界比值47.7%。除了中国之外,印度占世界比重7.3%,印度尼西亚占比6.3%,俄罗斯占比4.8%,也是很大的份额。一带一路沿线所有国家贡献了世界煤炭生产量的70%,无疑是煤炭生产的中心。

 

数据来源:《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5年,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16和图17为世界主要区域和组织的化石能源生产占比的动态变化情况,从1985年到2015年这31年间世界主要区域化石能源生产占比的动态变化情况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从1985年占世界的49.33%201560.81%,长期处于世界其他区域之上,欧洲与北美地区的化石能源生产占比有所下降,亚太地区在上升,这得益于其在煤炭生产方面的优势,而中东地区石油、天然气供应有所上涨。经合组织和欧盟的化石能源生产占世界的比重逐年下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长期维持在全球化石能源生产的重心,并将继续增长。

2. 世界能源消费中心正快速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转移

英国BP 公司在201212月发布的《Energy Outlook 2030》中预计,到2030年发展中国家的一次能源消费将占到全球消费总量的93%,尤其是中国、印度等代表性新兴发展大国将对全球能源消费作出巨大贡献(彭倩等,2014)。

2015年世界上化石能源总消费113.06亿吨油当量,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消费59.3亿吨油当量,占世界的比重达到52.45%,贡献了超过一半的化石能源消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消费了39.9%的石油,45.9%的天然气,72%的煤炭,亚太地区的化石能源消费为43.61%,占比较大。而中东、非洲、南美地区的化石能源消费仅为世界的7.76%3.55%4.57%,在世界上化石能源的消费量较低。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在世界石油消费方面排第235。俄罗斯和中国在天然气消费方面排世界第2和第3。中国在煤炭消费方面以占世界50%的比重排第一,而印度占世界10.6%的比重排第二。这两个国家在全球煤炭消费中占比超过60%。

数据来源:《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5年,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世界化石能源消费重心正快速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转移。从图181985年至今各区域能源消费的动态变化过程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亚太地区正在逐年增长,欧洲和北美地区从1985年占比较高的消费开始下跌,中东、南美和非洲地区的化石能源消费依旧较低,世界消费重心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转移。比较图19中世界上各主要组织区域的能源消费来看,经合组织、欧盟和独联体国家均有下降趋势,尤其是经合组织从1985年消费占世界比重的56.97%下降到2015年的39.75%,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能源消费从1985年占世界比重的38.23%一路上涨到2015年的52.45%,欧盟也表现出下降趋势,从21.94%下降到10.83%

发达国家经济发展进入后工业化时期,经济向低能耗高产出的产业结构发展,高能耗的制造业逐步转向发展中国家,并且发达国家高度重视节能与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亚太地区正在进入工业化时期,并且伴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对化石能源的需求极速增长。石油消费中心正在转向产油国和发展中国家,消费增长速度较快,消费量比较高。人口和经济的增长使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成为未来能源需求的增长地区。一带一路国家是世界生产和消费中心,无论是生产还是消费都具有话语权。因此在一带一路倡议中能源合作方面具有很大潜力。

3. 一带一路沿线多数国家人均化石能源消费仍较低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世界的化石能源消费中心,然而人均能源消费不高,世界每年人均化石能源消费1.54吨/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1.298吨/人,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经合组织人均消费3.503吨/人,欧盟为2.403吨/人,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可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消费量非常低。印度是个典型的例子,印度总消费排世界第三,仅次于中国和美国,然而其人均消费量仅为0.494吨/人,国内获得通电的人口仅占总人口的78.7%,尚有21.3%的人口未能满足基本的用电需求,广大发展中国家居民的能源消费仍然是为了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

数据来源:《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5

 

从世界范围来看,经济水平越高的地区人均化石能源消费越高,图20中的方程拟合水平较好,其中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瑞士、爱尔兰、挪威为特殊例外,这可能是因为这些地区注重环保,为避免化石能源污染环境,注重对水能、太阳能和风能等新能源技术的开发利用,尤其是瑞士在这方面作出巨大贡献,其研究的太阳能汽车和太阳能飞机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图21一带一路国家为样本进行估计发现拟合效果更好,R2达到0.923,而经济水平对人口化石燃料消费的影响系数达到1.638,可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越高,人均化石消费越高。同时根据这些主要消费国在坐标上的分布来看,多数国家集中在人均GDP4万美元以下,集中表现为低经济水平和低人均消费水平的特征。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5

从图22国家具体分布来看,卡塔尔、科威特、阿联酋、沙特阿拉伯拥有充足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因此人均化石能源消费较高,而新加坡虽然能源资源不丰富,但是经济发达,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其能源进口,人们获取的化石能源高。人均能源消费最低的地区是孟加拉国、菲律宾、巴基斯坦、印度和越南,这些地区的人均消费水平较低,孟加拉国人均消费0.189吨,卡塔尔人均消费是其122倍,美国是其32.26倍。这些国家的通电率较低,孟加拉国为59.6%,印度为78.7%,世界平价通电率为84.58%,这两个国家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孟加拉国国内将近一半的人无法享有通电,基本生活需要得不到满足。

4.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生产与消费空间分离,促使其成为世界能源贸易重心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能源供给与需求存在空间分布的差异,从而使生产与消费的区域布局出现严重错位,这促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成为世界能源贸易重心。中东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输出地,亚太地区是最大的石油输入地,因此产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生产与消费存在空间分离的问题。表现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生产与消费的差上,也称为产消差,表示供需差异的问题。

 


数据来源:《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6》,2015

 

23表示的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化石能源生产与消费的差值,正值代表国家化石能源生产量大于消费量,负值表示生产量小于消费量。可以看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供消差在-4.92亿吨油当量到6.57亿吨油当量之间波动,生产与消费出现空间分离,能源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流动补充消费缺口。图中可以看出中国是消费大国,印度、土耳其、新加坡均是消费大国,而能源大国是俄罗斯、沙特阿拉伯、伊拉克等国家,生产能源除能够供给自身消费外,进行出口,属于能源出口型大国。

区域之间生产与消费分离促进能源贸易的扩大。区域之间的分布显示中东地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是最重要的出口者,为中国石油进口贡献了高于50%的比例,为印度的石油进口高于50%的比例,为新加坡的石油进口贡献高于80%的比例,这个占比说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性。相比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中东在石油贸易方面的重要性,俄罗斯和中亚地区的重要性相对较弱。在2015年,俄罗斯仅仅贡献中国石油进口的1/8,其他独联体国家出口更少。俄罗斯和其他独联体国家对印度和其他亚非国家的出口甚至少于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地区,俄罗斯、中东和印度尼西亚是天然气主要出口商,包括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而在需求方面,中国是天然气最大购买者。2015年中国进口276亿立方米管道天然气和262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可见,未来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能源贸易合作具有极大潜力。

5.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消费结构长期以煤炭消费为主并有增长势头

能源消费结构受到地区资源禀赋和生产结构的影响,例如,中东地区的油气资源最为丰富的特征决定了其能源消费更加倾向于石油和天然气,而在亚太地区煤炭资源丰富,也促使其在消费结构中具有较高的比重,欧洲地区的天然气生产高于石油,因此在其能源消费结构中消费最多的是天然气(朱孟珏等,2008)。 


数据来源:《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6》,2015年,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24中可以看出总体上亚太地区的煤炭消费占比最高,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为世界煤炭生产大国,另一方面这些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煤炭的使用比较广泛,导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整体煤炭消费占比也较高。南美和北美地区的石油消费最高,中东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消费均较高,原因是资源禀赋高,生产石油和天然气的成本较低。可见资源禀赋在一定程度上决定地区的能源消费结构。存在某种能源的高依赖性的国家多数是因其资源禀赋,许多高度依赖石油的国家本身是石油丰富的国家,比如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而许多依赖天然气的国家本身天然气富裕,比如土库曼斯坦、卡塔尔,伊朗、阿联酋。中国和印度在煤炭资源方面非常富裕。然而,仍然有一些高依赖性的国家依赖能源进口,比如白俄罗斯、孟加拉国、菲律宾和新加坡。

从消费结构来看,北美和南美等发达地区则主要是以石油和天然气消费结构为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亚太地区仍然是以煤炭消费为主的消费结构,煤炭消费占比46.61%,石油为29.11%,天然气为24.28%。世界平均水平煤炭消费为33.96%,石油为38.31%,天然气为27.73%一带一路国家的煤炭消费占比超过世界平均水平,而石油和天然气占比低于世界水平。

 


数据来源:《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6》,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25表示的是世界各主要区域的煤炭消费比重变化,可以看出当非洲、欧洲和北美洲从1985年开始煤炭消费占比逐渐下降的时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煤炭消费比正在逐渐上升,亚太地区国家几乎一半的国家为一带一路国家,根据其与亚太地区的上升幅度来看,亚太地区煤炭消费比的上升直接导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煤炭消费增加。南美和中东地区长期维持在煤炭消费比重的低水平。可见处于工业化发展高速期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碳排放的成本尚未对其燃料选择产生重大影响,以煤炭为主的消费结构不尽合理,导致能耗高、能源利用率低、能源浪费及严重的污染问题。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消费产生的问题

1. 以煤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临更大的碳减排压力

因为能源消费产生的温室气体造成全球性气候变暖,根据《世界能源展望(2008)》的预测2030年与能源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增长到410亿吨,相对于2006年增长了45%,从而可能引起全球平均温度上升6。并且根据预测全球75%的与能源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可能来自中国、印度、中东地区(王克强等,2009)。以化石燃料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正在成为全球气候变暖的重要诱因(范世涛等,2013),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超过2/3的国家正处于工业化进程的发展中国家,随着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进入能源密集型发展阶段,这些国家的能源需求大大增加,再加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结构以煤炭消费为主,煤炭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比其他燃料更高,这使得其面临的环境问题更加严峻。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2013年全球共排放二氧化碳3584.86亿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排放1979.74亿吨,占比55.23%,超过一半。图26中表示的是世界各主要区域的二氧化碳排放动态变化,可以看出1992年至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二氧化碳排放占世界的比重逐年增高,从1992年的41.55%增长到2013年的55.23%,尤其是2000年以后二氧化碳排放占世界的比重快速增长,这可能是因为发展中国家进入快速工业化进程对能源需求增加,同时不注重节能环保,从而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排放。可以看出世界上二氧化碳排放比重从2000年开始有所减少的是北美地区和欧洲地区,而亚太地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同步增长。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27为世界上经合组织、阿拉伯联盟、欧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比重动态变化图,可以看出经合组织在1992年的二氧化碳排放超过其他地区,达到51.12%,这一时期是经合组织多数国家的工业化进程中,对能源的需要较高,对经济增长的关注超过节能环保。而从2000年开始逐步下跌到2013年比重降到34.14%,而与此动态变化方向正好相反的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1992年二氧化碳排放比重为41.55%,在2000年快速增长,到2013年增长到55.23%,这说明了能源消费结构随着经济发展产生变动。同时,欧盟和阿拉伯联盟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占世界总排放的比重较低,欧盟是因为更加关注节能环保,阿拉伯联盟则是能源消费总体较少。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从能源消费结构来看(图28),世界二氧化碳排放中煤炭占比42%,石油占比33%,天然气约占比18%,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二氧化碳排放中煤炭占比56.41%,远超过世界水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使用能源排放的二氧化碳主要来自煤炭燃烧,这与其煤炭为主的消费结构密切相关。从各区域对比可以看出亚太地区因为燃烧煤炭产生的二氧化碳是其本地区所有能源燃烧产生二氧化碳的68%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煤炭排放占到总排放的56%,比重均较高。可以预计,优化能源消费结构,降低煤炭消费,将有助于降低二氧化碳排放。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一带一路主要煤炭消费国大多来自亚太地区,煤炭消费生产的二氧化碳排放也与亚太地区二氧化碳有直接相关性,图29表示的是亚太地区煤炭燃烧排放的二氧化碳总量及占比情况,可以看出从1960年到2000年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持续上升但是幅度不大,到2000年后出现极速上升,而在煤炭排放的二氧化碳占总能源排放的二氧化碳比重来看,从1960年到1974年快速下降,1975年开始保持相对平稳并略有下降,到2000年以后比重再次上升。这可能与进入21世纪后亚太地区多数国家快速工业化城市化进程有关,经济发展提高了对煤炭燃料的需求,同时发展中国家急切的经济增长需求使其过度使用煤炭能源忽略了对碳排放引起环境问题的关注,缺少实际有效的降低碳排放的措施。

2.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利用效率低,节能减耗潜力大

能源强度是评价能源经济效率的指标,指单位GDP能耗,测算方法是吨标油/万美元GDP,能源强度越高说明生产单位GDP需要耗费的能源越多,能源效率越低。世界能源强度为1.306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多于1/3的国家能源强度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其中土库曼斯坦的能源强度达到3.697,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巴林、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的能源强度均超过2,这些国家也是能源最丰富的国家,而发达国家德国仅为0.913,日本为1.004,法国为1.03。从世界主要区域来看,欧盟为0.932,经合组织为1.141,均处于世界平均水平之下,能效较高,单位GDP需要消耗的能源少。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

30为世界各区域能源强度对比,以世界能源强度平均水平1.306为横纵轴的交叉点,位于横轴以上的区域为能源强度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位于横轴以下的地区为能源强度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从图中来看世界整体还处于能源强度较高的情况下,尤其是南非地区的能源强度达到2.132,即产生1万美元GDP需要耗费2.132吨标油的能源,能源利用效率非常低,亚太地区的能源强度也较高,为1.652,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拉丁美洲地区的能源强度非常低,拉丁美洲为0.918,能源利用效率高。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

 

31中将世界平均水平1.306作为纵轴与横轴的交叉点,那么位于纵轴左侧的为低于世界水平的国家,位于纵轴右侧的为高于世界水平的国家,可以看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内部的能源强度差异非常大,能源强度最高的地区是能源低的地区的8.8倍,在高于世界能源水平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中亚的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的能源强度非常高,并且高于世界水平的地区基本上是能源较丰富的地区,包括阿拉伯联盟国家、中国、俄罗斯等,这可能是因为能源丰富使其在资源使用方面较少关注到能源利用效率的问题。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WDI数据库

 

32显示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能源强度最高的三个国家是土库曼斯坦、乌克兰和乌兹别克斯坦,这三个国家的能源强度长期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能源利用效率低下,这可能与这些国家的资源禀赋有关,拥有丰富的能源,土库曼斯坦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天然气储备位列全球第五。乌克兰和乌兹别克斯坦含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但是从1990年至今这三个国家的能源强度动态变化来看,总体上三国都有降低的趋势,其中乌兹别克斯坦的能源强度在1990年为7.36经过23年的发展在2013年降为2.8,能源强度降低较多,而其他两国则经历波动后减少幅度不大。

提高能效是各国政策制定者关注的关键问题,然而目前仍未实现对节能潜力的充分开发。在2011年中国宣布其到2015年的目标是将能源强度降低到16%,然而能效提升依然存在巨大潜力,这其中在建筑领域的节能潜力几乎达到80%,而在产业部门的节能潜力也在50%以上(国际能源署,2012)。随着世界能源技术的进步,能耗逐步降低,经预测包括中国、印度在内的发展中国家,降低能耗的潜力最大,几乎是发达国家的2.3-3.2倍(王克强等,2009)。

 

参考文献

 

[1] Adam Wasilewski, Krzysztof Krukowski. Land conversion for suburban housing: a study of urbanization around Warsaw and Olsztyn, Poland.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2004,34(2): 291-303.

[2] Biswas A K.Water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the 21st century[J] .Water International, 1991, 16(4):219-224.

[3] Chris Sanders. “What’s Next for Ukraine”in Asset recovery, civil society, Europe and Central Asia, 16 December 2016.

[4] Daniel KaufmannAart Kraay and Massimo Mastruzzi. Governance Matters VIII: Aggregate and Individual Governance Indicators 1996-2008. The World BankDevelopment Research Group Macroeconomics and Growth TeamJune 2009.pp6.

[5] Daniel KaufmannAart Kraay and Massimo Mastruzzi. The Worldwide Governance Indicators: Methodology and Analytical Issues. World Bank 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 No. 5430.Sept.2010.pp4.

[6] Francis Fukuyama. What is GovernanceGovernance: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olicyAdministrationand Institutions, 2013, 26(3): 347-368; alesina a. enrico spolaore. the size of nations. Cambridge: the mit press,1997.

[7] Hatna E, Bakker M M. Abandonment and expansion of arable land in Europe. Ecosystems, 2011, 14(5): 720-731

[8] Huang, J., S. Rozelle. Environmental stress and grain yields in China, 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1995(4):853-864.

[9] Li X, Yeh A G O. Modelling sustainable urban development by the integration of constrained cellular automata and G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ographical Information Science, 2000, 14(2): 131-152

[10] Maxim Shoshany, Naftaly Goldshleger. Land - use and population density changes in Israel—1950 to 1990:analysis of regional and local trends. Land Use Policy,2002,19:123-133.

[11] Sean L. Yom and F. Gregory Gause Resilient RoyalsHow Arab Monarchies Hang onJournal of DemocracyVol.23No.4, October 2012,p.80.

[12] Tommy Firman. Land conversion and urban development in the Northern Region of West Java, Indonesia. Urban Studies,1997,34(7):1027-1046.

[13] Wang J, Chen Y Q, Shao X M. Land-use changes and policy dimension driving forces in China: Present, trend and future. Land Use Policy, 2012, 29: 737-749.

[14] Zhao Minyan, Dong Suocheng, Assessment of Countries’ Security Situation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and Countermeasures. Bulletin of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2016,31(6):689-696.

[15] Zhen L, Cao S, Cheng S, Xie G., Wei Y, Liu X, Li F. Arable land requirements based on food consumption patterns: case study in rural Guyuan District, Western China. Ecological Economics, 2010, 69(7):1443-1453

[16] 曾向红,杨恕.社会运动理论视角下的颜色革命”[J].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62):57-65.

[17] 陈家琦, 王浩, 杨小柳.水资源学[ M] .北京:科学出版社,2003.

[18] 崔许锋. 民族地区的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城镇化: 非均衡性与空间异质性.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14, 24(8): 63-72.

[19] 董志强,魏下海,汤灿晴.制度软环境与经济发展[J].管理世界,20124):9-12.

[20] 范世涛,赵峥,周键聪. 专题一世界能源格局:四大趋势[J]. 经济研究参考,2013,02:17-42.

[21] 郭大本. 世界资源性缺水现状及危害[J]. 黑龙江水专学报,2007,04:105-110.

[22] 郭久亦,于冰. 世界水资源短缺:节约用水和海水淡化[J]. 世界环境,2016,02:58-61.

[23] 国际能源署. 全球能源新版图和发展新趋势——《世界能源展望2012》摘要[J]. 国际石油经济, 2012,12:1-6.

[24] 何高潮.政治制度与经济发展关系分析:比较政治学的新视野[J].管理世界,20054):155-166.

[25] 景跃军,王胜今. 中国未来发展面临的淡水资源问题及对策[J]. 人口学刊,2000,04:3-7.

[26] 李秀彬. 全球环境变化研究的核心领域——土地利用土地覆被变化国际研究动向. 地理学报, 1996, 51(6).

[27] 李秀彬. 中国近20年来耕地面积的变化及其政策启示.自然资源学报, 1999, 14(4): 329-333.

[28] 廖华,魏一鸣. 世界能源消费的差异性与不平衡性及其变化研究[J]. 中国软科学,2010,10:6-14.

[29] 马克思·韦伯著,林荣远译.经济与社会[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241.

[30] 莫杰. 21世纪人类的水危机[J]. 科学,2013,05:44-47+4.553-557.

[31] 潘灶新, 陈晓宏, 刘德地. 区域水危机评价的指标体系与方法[J]. 灌溉排水学报, 2008, 27(4): 85-88.

[32] 彭倩,姚兰,胡国松. 中国能源安全及对策[J]. 财经科学,2014,10:73-80.

[33] 萨缪尔·P.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M].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87):31-32.

[34] 史培军, 杨明川, 陈世敏.中国粮食自给率水平与安全性研究[J]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 1999(6):74 -80.

[35] 宋敏. 耕地资源利用中的环境成本分析与评价——以湖北省武汉市为例[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13, 23(12): 76-83

[36] 王春晓. 全球水危机及水资源的生态利用[J]. 生态经济,2014,03:4-7.

[37] 王克强,左娜,刘红梅. 国际能源发展趋势分析[J]. 上海财经大学学报,2009,06:57-64.

[38] 肖汉宇,公婷.腐败研究中的若干理论问题[J].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62):48-60.

[39] 杨利民, 于闽. 我国未来人口发展对耕地的需求分析[J]. 经济地理,2013, 33(2): 168-171.

[40] 杨恕,曾向红.中亚各国制度变迁的政治文化动因[J].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76):16-25.

[41] 杨中强. 水资源与中东和平进程[J].阿拉伯世界,2001, (3):26-29.

[42] 余日牛,余雪飞. 淡水资源竞争[J]. 吉林水利,2006,04:51-54.

[43] 余振国, 胡小平. 我国粮食安全与耕地的数量和质量关系研究[J]. 地理与地理信息科学, 2003年第3期。

[44] 张永军. 令人堪忧的水危机[J]. 西部大开发,2014,Z1:146-147.

[45] 周雪光.国家治理规模及其负荷成本的思考[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31):5-8.

[46] 朱孟珏,陈忠暖,蔡国田. 基于系统论的世界能源空间格局分析[J]. 地理科学进展,2008,05:112-120.

[47] 一带一路国家安全风险评估》编委会.一带一路国家安全风险评估[M].中国发展出版社,201512.

 




 


资料来源:指数由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测算

[1]World Bank. Rising global interest in farmland: can it yield sustainable and  equitable benefits? Washington DC: World Bank, 2010.

[2]世界上经济收入群体之间的划分根据2015年人均国民收入(GNI),使用世界银行图谱方 法计算。低收入群体为0-1025美元,低中等收入国家为1026-4035美元,中高收入为4036- 12475美元,高收入为12476美元以上。

[3]赵妍,纳扎尔巴耶夫称哈萨克斯坦农业发展潜力巨大,国际在线,2015-06-05, http://gb.cri.cn/42071/2015/06/05/8011s4987823.htm;哈通社阿斯塔纳5月5日电(记者 哈纳特•马梅特哈兹吾勒)纳扎尔巴耶夫5日在总统府召开的政府扩大会议上表示,哈共有900 万公顷土地未被开发利用;记者:叶晓楠,中外知名人士纵论“一带一路”,互联互通让世 界共享机遇,人民日报海外版,2016年12月19日,第02版;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6-12/19/content_1736845.htm

[4]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The state of food  insecurity in the world: how does international price volatility affect domestic  economies and food security. Rome: FAO, 2011.

[5]联合国粮农组织提供的世界各国在2009-2011的粮食进口依赖度最全,因此本部分分析时 以这个时间段为主。

[6]WCE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Water. Statement on the WCED Report“ Our  Common Future” [J]. Water International, 1989, 14(3):15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