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7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水平 测算、排序与评估(总报告)

摘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水平测算、排序与评估报告》对“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包括中国)的经济发展、国家治理、资源利用、环境保护、社会发展、营商环境、结构转型、国家规模8个方面的发展情况,通过选择23个具体指标和构建一个双层结构的评估模型,测算出了不同国家包括了以上内容的单项发展水平和总体发展水平(综合发展水平),并基于测算结果对这65个国家分别进行了分项和总体排序和进行了单项和综合分析与评估。[1]

关键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水平;评估

 

为了更加有效地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与落实,促使一带一路建设取得更好效果,我们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综合发展水平进行了测算、排序,并在此基础上做出了初步评估,以供对一带一路倡议和一带一路建设感兴趣的各界人士参考。

本项研究所指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沿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分布的65个国家,包括中国、蒙古国和俄罗斯、中亚5国、西亚北非19国、中东欧19国、东南亚11国、南亚8国。由此可见,我们所说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本上体现的是一个地理概念。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一带一路沿线的这65个国家2015年底总人口为45.67亿,占世界总人口的62.2%;土地面积4990.12万平方公里,占世界的38.5%GDP总量为22.86万亿美元,占世界的30.9%。也就是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近2/3的人口在1/3多一点的土地上创造了近1/3的财富。因此从总体上讲,这一区域属于世界上一个比较典型的发展中地区。因此对这一区域的评估,对其他发展中国家或区域的研究也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第一节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水平测算指标选择

 

为了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发展水平进行测算,我们首先必须准确地选定测算指标。在选择测算指标时,最重要的是要将发展与增长相区别。增长一般是指经济增长,也就是指财富增长,或者说是指物品与服务增长,这只是发展的一个方面,尽管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但发展的基本特征指的就是全面发展,是一个全面的概念,当然也包括经济增长与经济发展,但也包括了资源有效利用、经济结构优化、环境友好保护、国家治理改进、社会事业发展等各方面。

基于全面发展的基本理念,在测算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水平时,我们全面考虑了经济、治理、资源、环境、社会、营商环境、结构、规模等8个方面的发展情况,选择了23个能够较好地反映各方面发展水平的二级指标。

1、经济发展。我们选择了名义GDP总量(美元现值折算)、人均GDP(美元现值折算)以及实际GDP增长速度三个指标来反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选择名义GDP的原因是因为该指标可以比较全面地反映出一国的整体经济实力和经济规模;选择人均GDP的原因是该指标可以较好地反映出不同国家国民的平均富裕程度和生活水准;选取GDP增速的原因是因为该指标能比较好地反映出国家的经济增长与发展阶段。这三个指标分别从总量、人均和增速三方面比较好地衡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

2、国家治理。我们选择用世界银行所使用的用于衡量世界各国治理水平的6个方面的指标来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治理水平进行对比分析。这6个方面的指标是指政治稳定、政府效率、反馈问责、规制安排、法律质量和腐败控制。世界银行在构建全球治理指标体系时认为,治理涵盖了一系列的传统和制度构建,正是通过这样的构建,各国政府和机构才得以行使权力并管理国家,实践已经证明,这套指标体系能够比较好地评估政府选举和监督机制的公平性和透明度、能够比较好地反映政府的政策制定和执行能力、能够比较好地衡量公民权益是否被充分尊重、能够比较好地评估社会监管机构是否有效运转。因此我们借用世界银行用于计算全球治理指数的6个治理指标来评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治理水平和状况。

3、资源禀赋。我们选择了人均耕地面积、人均水资源和人均化石能源三个指标来反映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资源禀赋状况。丰富的耕地储备是农业发展的必要条件,也是一国经济腾飞的基础;充沛的水资源不仅是农业、制造业等各行各业得以快速发展的重要条件,更是直接影响国计民生的重要因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有相当一部分国家的经济发展主要依赖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的出口,因此对这些国家而言,化石能源资源也是直接影响其中长期发展潜力与方向的重要因素。

4、环境保护。我们选择了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和森林覆盖率这两个指标来反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环境保护状况与生态环境条件。之所以选择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主要是因为这一指标能够比较好地反映出各国经济增长的能耗情况;而森林覆盖率则能够比较好地反映各国吸纳经济发展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和污染物的环境条件。

5、社会发展。我们选择了预期寿命、平均受教育年限、失业率和女性劳动力占比4个指标来反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社会发展水平。参考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测算的指标选择,我们同样也主要是从健康、教育和经济三个方面来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社会发展状况进行评估的。其中,预期寿命可以很好地反映各国居民的生活品质与健康状况;平均受教育年限则可以反映出各国的人力资本水平;失业率可以反映出国民经济收入来源与水平;女性劳动力占总劳动力比重则可以反映出男女平等的程度以及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度,也是衡量社会进步的一项重要指标。

6、营商环境。我们借用了世界银行的企业营商环境指数来评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营商环境。这套指数体系分成两个板块,分别衡量政府对企业进行监管的有效性以及各国法律制度的完备性。前者用以衡量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获得电力、登记财产、交税和跨境贸易所涉及的监管程序与效率;后者用于评估获得信贷、投资者保护、合同执行、破产办理、工人雇佣等各方面的法律法规框架的健全性。这些指标从企业的角度,评估根据相关法规完成一项交易所需的手续、时间和成本。营商环境通过一个依据这10个指标综合得出的指数就可以清晰地反映出来。

7、结构转型。我们选取了城镇化率和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这两个指标来反映国家的总体结构变化与转型。城镇化率反映的是城乡结构的变化与转型,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反映的则是各国的工业化发展程度。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大多数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因此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对促进这些国家的整体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所以我们选取这两个指标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结构变化与转型进行评估。

8、规模效应。具有不同规模的国家,其发展路径和战略是有差别的,发展的效应也是不一样的。我们选取了总人口和土地总面积这两个指标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规模进行评估。经济发展存在一定的规模效应,人口集聚的国家拥有更为庞大的消费和劳动力市场,而一个国家拥有广阔的领土则意味着该国具备更为丰富的自然资源禀赋,因此人口和面积较大的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往往具备一定的优势。

 

第二节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水平测算与排序方法

 

我们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水平的测算和排序是建立在对这些国家综合发展指数计算的基础上的。为了计算这些国家的综合发展指数,我们首先构建了一个具有两层结构的评估模型来反映综合发展指数所包括的主要方面和内容。基于这些内容所计算出的综合值,就是不同国家的综合发展指数。

我们设计的这样一个双层结构评估模型所包括的一级指标涉及到8个方面,分别是经济发展、国家治理、资源禀赋、环境保护、社会发展、营商环境、结构转型和规模效应;每个一级指标又细分为若干个二级指标,8个方面的内容共计有23个二级指标。同一级的不同指标之间是并列关系,而二级指标隶属于一级指标。指标之间的关系如下图(图1)所示。


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水平评估结构及其指标体系

 

在测算国家综合发展指数时,我们采用了由低到高逐层加权平均的定量计算方法。具体地讲,就是指总的综合发展指数是由8个一级指标等权平均所取得的,每个一级指标的数值又是由隶属该一级指标的所有二级指标通过等权平均所取得的。二级指标的数值则源于这个指标的实际统计数据。

根据指标含义的不同,二级指标的评估值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对于指标体系中的失业率5.3)和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4.1)两项二级指标而言,数值越大,评估得分就越低,也就是说,数据最大的国家在该指标上反而被评为零分,数据最小的国家在该指标上则被评估为满分;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指二级指标的原始数据值越大,评估得分值就越高,数据最大的国家在相应的指标上的得分被评定为满分,数据最小的国家在相应的指标上就被评定为零分,这种情况比较普遍。

评估模型通过原始数据矩阵(DATA)、评分矩阵(SCORE)和排序矩阵(RANK)计算得到。计算过程分为三步:

第一步,构建原始数据矩阵(DATA)。

矩阵共有65行和23列,其元素是表示第i个国家(i=1,...,65)对应第j项二级指标(j=1,...,23)的原始数据。矩阵的每一列对应于在某一个指标下所有国家的原始数据,而不同列的单位是不相同的。每一行对应于某一个国家在所有指标下的原始数据。于是,DATA矩阵可记作:

 


第二步,构建评分矩阵(SCORE)。

首先,根据DATA矩阵,构建出二级指标评分矩阵(记为)。矩阵共有65行和23列,其元素是

表示第i个国家(i=1,...,65)对应第j项二级指标(j=1,...,23)的评分结果。矩阵的每一列对应于在某一个二级指标下所有国家的评分结果。矩阵的每一行对应于某一个国家在所有二级指标下的评分结果。

对于情况一:数据越大,评分越低。设置原始数据取到最小值的国家评分为满分,原始数据取到最大值的国家评分为零分。那么,的计算公式为

,并且有

。对于失业率(5.3)和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4.1)两项二级指标采用此计算式。

对于情况二:数据越大,评分越高。设置原始数据取到最大值的国家评分为满分,原始数据取到最小值

的国家评分为零分。那么,的计算公式为

,并且有

。对于其它二级指标均采用此计算式。

由上述公式计算得到矩阵的每一个元素,从而得到

的以下矩阵:

 


 然后,根据矩阵,构建出一级指标评分矩阵(记为

)。矩阵共有65行和8列,其元素是

表示第i个国家(i=1,...,65)对应第j项一级指标(j=1,...,8)的评分结果。矩阵的每一列对应于在某一个一级指标下所有国家的评分结果。矩阵的每一行对应于某一个国家在所有一级指标下的评分结果。假设第j项一级指标(j=1,...,8)包括的二级指标是矩阵中的第s列至第t列,设第p的权重为。那么,等于所有二级指标的加权平均值,计算公式为

,并且有。本报告选取权重均为1,由此公式计算得到矩阵的每一个元素,从而得到的以下矩阵:

 


最后,根据矩阵,构建出发展指数评分矩阵(SCORE)。矩阵共有65行和1列,其元素是表示第i个国家(i=1,...,65)对应发展指数的评分结果。假设第j项一级指标(j=1,...,8)的权重为。那么,等于8个一级指标的加权平均值,计算公式为,并且有

。本报告选取权重均为1,由此公式计算得到SCORE矩阵的每一个元素,从而得到的以下矩阵:

 

第三步,构建评分矩阵(RANK)。

先是根据矩阵,构建出二级指标排序矩阵,记为

矩阵共有65行和23列,其元素是表示第i个国家(i=1,...,65)对应第j项二级指标(j=1,...,23)的排序结果。矩阵的每一列对应于在某一个二级指标下所有国家的排序结果。矩阵的每一行对应于某一个国家在所有二级指标下的排序结果。把矩阵的第j列元素按由高到低的顺序排列,那么就等于在这个排列中的位置顺序,计算公式为,并且有

表示该国家这项指标在65个国家中评分最高,位列第一名;表示该国家这项指标在65个国家中评分最低,位列最后一名。由此公式计算得到矩阵的每一个元素,从而得到的以下矩阵:

 

然后,根据矩阵,构建出二级指标排序矩阵()。矩阵共有65行和8列,其元素是表示第i个国家(i=1,...,65)对应第j项一级指标(j=1,...,8)的排序结果。矩阵的每一列对应于在某一个一级指标下所有国家的排序结果。阵的每一行对应于某一个国家在所有一级指标下的排序结果。把矩阵的第j列元素按由高到低的顺序排列,那么就等于在这个排列中的位置顺序,计算公式为,并且有

表示该国家这项指标在65个国家中评分最高,位列第一名;表示该国家这项指标在65个国家中评分最低,位列最后一名。由此公式计算得到矩阵的每一个元素,从而得到的下面的矩阵:

    

最后,根据SCORE矩阵,构建出排序矩阵(RANK)。RANK矩阵共有65行和1列,其元素是表示第i个国家(i=1,...,65)发展指数的排序结果,那么将SCORE矩阵的这一列元素按由高到低的顺序排列,就等于在这个排列中的位置顺序,计算公式为,并且有表示该国家这项指标在65个国家中评分最高,位列第一名;表示该国家这项指标在65个国家中评分最低,位列最后一名。于是,矩阵可记作:


第三节  数据来源及其相关处理方法

 

我们这项研究基本上属于宏观层面的研究,因此我们选择国际上比较权威的数据库作为我们数据来源的基础,包括世界银行的各类数据库如世界发展指数、全球治理指数、营商环境指数等数据库;也使用了联合国系统的数据库,如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工发组织、联合国贸发组织等的数据库;以及其他一些数据库,如全球生态环境遥感监测数据库、BP公司的能源数据库、St. LouisFed经济数据库等。

本研究主要用的是2014年的实际统计数据,为了便于进行趋势分析,我们也根据具体情况选用了其他年份的一些数据。对于个别国家缺失个别年份的数据的情况,我们采用线性插值法进行填补。具体来说,就是根据过去可得的连续3年的数据,求得一个平均值,然后以此平均值来代表当年缺失的数值。

 

第四节  测算结果与排序

 

根据以上我们设计的测算方法,运用世界银行、联合国系统相关机构以及国际权威机构所提供的相关数据,我们既得出了与发展相关的8个重要方面的专项得分(详见各专题研究报告)和专项排序(表1),也得出了由8个方面整合而成的综合发展得分和综合发展排序(表1)。

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分项及综合发展水平测算结果与排序(2014)

6.png

7.png

8.png

根据我们的评估结果,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综合发展水平最高的20个国家是:新加坡、中国、马来西亚、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捷克、斯洛文尼亚、俄罗斯、以色列、文莱、波兰、斯洛伐克、格鲁吉亚、匈牙利、卡塔尔、泰国、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白俄罗斯;同样从我们的评估结果来看,如果我们从综合发展水平最差的国家开始排序的话,20个发展水平最低的国家分别是阿富汗、叙利亚、也门、伊拉克、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巴勒斯坦、埃及、土库曼斯坦、孟加拉国、尼泊尔、伊朗、东帝汶、缅甸、马尔代夫、波黑、柬埔寨、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其他的25个国家处于中间状态。如果我们将这样的结果通过点状图来表示的话,就是下图(图2)所示的分布状况。


2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综合发展水平测算结果及其分布图 (2014)

资料来源: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一带一路研究院制图

 

第五节  主要结论与建议

 

基于我们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水平的测算与排序,我们的主要结论与相关政策建议如下:

1、政治与治理至关重要。凡是国家政局不稳或者在国家治理方面存在比较大的问题的国家,基本上是该地区发展最落后的国家;相反,凡是政治与国家治理水平高的国家,基本上都进入到了高综合发展水平国家的行列。

从综合发展水平来看,排在最后的4个国家分别为阿富汗、叙利亚、也门和伊拉克,这4个国家也正好是在国家治理方面排在最后面的国家,只不过在排序上稍有变化而已:叙利亚、阿富汗,然后也是也门和伊拉克。其他综合发展水平排在最后10位的国家,大多也是在政治与治理方面排在最后10位的国家,如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

与此相反,我们发现一些国家正是因为其政治与国家治理水平高,基本上都进入了发展前列国家,譬如说新加坡、爱沙尼亚、捷克、波兰、立陶宛、以色列,这6个国家在资源、规模等方面都处于不利地位,经济发展也不甚突出(新加坡除外),但这几个国家在综合发展水平排序中都位列前10左右,因为这几个国家在政治与国家治理方面分别位列第1、第2、第3、第4、第5、第11的优先位置。

这说明,政局稳定是国家发展的基本前提,没有国家的政局稳定,就根本上谈不上有发展。因此,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发展的当务之急与头等大事,就是要尽一切努力促进政局稳定,然后努力提升其国家治理能力,改善国家治理水平。

2、经济发展很不平衡。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2015年人均GDP的平均值为10 274美元,其中高收入国家共有18个,其平均的人均GDP水平为25 765美元;中高收入国家22个,平均的人均GDP6560美元;中低收入国家23个,平均人均GDP2186美元;低收入国2个(阿富汗、尼泊尔),平均人均GDP只有661美元。高收入国家平均人均GDP是低收入国家平均人均GDP39倍。18个高收入国家中,有12个处于综合发展水平的前16位之中,这说明良好的经济发展,直接有助于促进其他方面的发展。

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经济发展的情况来看,在综合排名前10的国家中,有6个是中东欧国家,占60%;在前20中,中东欧仍然有11个国家,占55%。中东欧国家只有19个,仅占65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29%。这表明中东欧地区的整体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相反,在综合发展水平最低的10个国家中,西亚北非地区占了6个,占60%,这与中东地区长期以来的政治动荡直接相关。

3、能源优势显著,合作前景广阔2015年世界化石能源生产总量为113.9亿吨油当量,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生产了69.3亿吨油当量,占61%,北美地区仅占20%,南美和非洲地区的生产量更是分别只有5.4%6.5%。石油输出国(OPEC)基本上都集中在一带一路沿线的中东地区。具体而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2015年生产了占世界总量70%的煤炭(其中中国位居世界第一,占48%;印度为世界第三,占7%;印度尼西亚占比6%;俄罗斯占比5%)、57%的石油(仅沙特阿拉伯2015年就生产了占全球13%的石油,居世界第一;俄罗斯2015年也生产了5亿多吨石油,占全球的12.4%,居世界第三)、53%的天然气(中东地区占17%,俄罗斯占16%,中国、东南亚和印度合计占12%)和47%的电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能源生产基地。

从消费来看,2015年,全球化石能源总消费量为113亿吨油当量,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消费了59亿吨油当量,占52%。从品种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2015年消费了全球72%的煤炭、46%的天然气和40%的石油。以中国、印度和俄罗斯为例,2015年中国消费了全球50%的煤,排世界第一;印度消费了10%,排世界第二。同年中国的石油消费排世界第二,印度排第三,俄罗斯排第五。俄罗斯排在世界天然气消费中排第二,中国排第三,两国共消耗了超过世界60%的天然气。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目前的人均化石能源消费水平仍然是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的,更是只有欧盟一半的水平,因此增长的潜力还很大。根据英国BP公司前几年的预测,2030年发展中国家的一次能源消费将占到全球消费总量的93%[3]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能源消费将继续进一步增长。

尽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能源生产和消费量都很大了,但由于生产和消费在不同国家之间的差距很大,不少能源消费大国的生产量并不能满足其需求,譬如说印度;即使是中国,石油和天然气也需要大量进口。同时,不少能源生产大国,其生产量大大高于其消费量,如中东地区的许多国家、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这就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了巨大的能源合作机会,十分有利于促进这些国家的互利共赢发展。

4、结构转型加速推进。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制造业发展势头十分强劲,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加速上升,2015年已经占GDP22.4%,成为世界上制造业平均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制造业增加值从1990年仅占世界总量的17.8%快速增加到2015年占世界的40.3%,制造业比较优势十分显著。

二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城镇化快速增长,1960年到2014年间年均增长1.3个百分点,大大高于同期世界平均水平(0.4个百分点),2014年达到了46.8%的平均水平,城镇化在加速发展区继续快速发展。

5、挑战仍然严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综合发展水平确实在不断提升,但目前也存在一些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其进一步的可持续发展将会受到不利影响。基于我们的研究,目前制约这些国家发展的主要问题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粮食安全没有保障,多数国家需要通过进口满足其粮食需求。该区域由于人口很多,而耕地、淡水等农业资源的人均量比较少,加上农业生产多处于粗放经营阶段,粮食产量普遍比较低,因此该地区的粮食安全目前仍然是没有保障的。

尽管世界上的耕地大国如印度(世界第一)、中国(世界第四)、俄罗斯(世界第三)都集中在该区域,但由于印度和中国都是人口大国,因此人均量很少;其他大多数国家的人均耕地面积也很少,超过一半的国家(55.4%)的人均耕地面积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世界人均水资源为0.6万立方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均水资源为0.3万立方米。加上多数国家农业粗放经营(70%),粮食产量普遍地较低(世界平均谷物产量为3.9吨/公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平均只有3.5吨/公顷),因此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目前有63%的国家都是需要通过进口粮食来满足其基本需求的,粮食安全是区域进一步健康发展的一个需要十分关注和认真改进的大问题。

二是有些国家对能源的依赖性太强,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基础比较脆弱。中东地区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都拥有十分丰富的能源资源,因此这些国家通过开采其能源资源,很容易就可以致富。在一带一路”65个沿线国家中,目前有10个国家的石油出口占其货物贸易总出口的比重超过了50%,如科威特占了95%、阿塞拜疆和文莱都占到了93%、卡达尔占88%、沙特阿拉伯占85%、阿曼占84%、哈萨克斯坦占77%[4]。其中人均GDP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排名前五位的国家(卡塔尔、新加坡、阿联酋、科威特、文莱),除新加坡外,都是能源储备丰富的国家,都是与其能源出口紧密联系的。这本来是好事,但如果这些国家单纯地、长期地把其能源储备作为其经济增长的唯一驱动力的话,当其能源资源开采过度或国际市场上的能源价格波动过大时,就会严重地影响其长期的可持续经济发展。

三是金融市场不太稳定。由于一带一路沿线一些国家的开放程度相对比较高,尤其是新加坡的零关税,中东欧国家如匈牙利、爱沙尼亚、捷克等国的外贸依存度都在150%左右,加上我们以上提到的不少国家对国际能源市场的依赖性也很高,因此一旦国际市场出现波动,这些国家的金融市场就会随之波动,进而引起整个经济体系的波动。2008年和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2014年、2015年国际市场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滑都引起了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金融市场波动,俄罗斯、哈萨克斯斯坦、格鲁吉亚等国的货币都贬值比较大,利率上升,经济增长大幅下滑(如俄罗斯2015年经济增长为-3.7%)、通货膨胀高企、失业率也上升。

四是对气候变化影响大。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是化石能源生产与消费的中心,尤其是煤的生产和消费量很大(煤通常所排放的二氧化碳超过40%),加上这些国家进入工业化加速发展阶段,因此二氧化碳排放量很大。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经排放了超过全球一半的二氧化碳,20世纪90年代初所占比重只占40%左右。因此,调整能源消费结构,降低二氧化碳排放,也是本区域的重要任务之一。

五是城乡之间存在比较明显的二元结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工业化发展滞后于城镇化发展,不少国家的城镇化率与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甚至小于1(发达国家通常在3-4之间),大量农业剩余劳动力长期滞留在农村,造成城乡之间不仅没能伴随着国家工业化的发展而缩小收入等方面的差距,反而有所扩大。

6、新时期促进发展的重要战略与政策选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目前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针对目前的主要问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促进其综合发展,需要重点实施好这样几项发展战略或政策:

一是继续坚持开放发展战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综合发展水平最高的,都是在开放发展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新加坡,其资源资源十分匮乏,但由于坚持开放发展,其综合发展水平为最高。中东欧国家的情况也比较类似,由于其充分的开放性,尤其是对西欧国家开放,其综合发展水平普遍比较高。一带一路建设为沿线国家提供了在新的历史时期实现开放发展的新机遇,积极融入其中,沿线各国通过实施优势互补的区域合作,都将获得更好发展。

二是实现国家政治稳定,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和水平。西亚北非地区和南亚地区目前最重要的战略和任务就是稳定其政治局势,避免其长期陷入政局动荡之中,为促进发展创造良好的政治环境与基础。其他国家主要是要加强快速转型期的各项制度建设,坚持依法治国,大力发展教育事业,规范和改进营商环境,遏制腐败,增强政府管理发展事务的能力,助力提升各自发展水平。

三是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建设机遇,用好亚投行、丝路基金以及其他各种新的融资安排,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各国通过互联互通实现互利共赢,实现共同发展。

四是更加集约地利用农业资源,提高农业生产效率,保障粮食安全。贫困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还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有25个国家仍然处于贫困状况。对于这些国家而言,发展的首要任务就是要解决这些国家人民吃饱饭的问题,因此深化农业改革、促进农村发展对沿线国家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五是充分利用该区域的能源资源优势,加强能源生产者和能源消费者之间的密切合作,实现共赢发展

六是积极开展金融合作,为实现区域共同发展提供充足的融资支持。通过一带一路建设项目,中国有机会更多地参与到沿线国家的发展进程中,为区域基础设施建设、产能合作、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等提供更多的融资;在一带一路区域合作框架下,沿线国家将有更多机会通过多种方式从中国取得发展资金,促进各国的加快发展和区域经济繁荣。

七是适应时代发展新要求,沿线国家都要努力实现可持续发展。对于那些后发国家,可以通过实施跨越式发展战略直接推进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努力通过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进行有效对接;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可能要推进发展战略与发展计划的转型,瞄准联合国大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来调整现有发展规划与行动。同时,沿线各国要加强可持续发展合作,共同推进区域可持续发展。




[1]这份报告以及后续推出的其他报告都是由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新兴市场宏观综合研究”(N0.2014KJJCB30)和北京师范大学学科交叉建设项目“组织国际力量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路径研究与实施”资助的阶段性研究成果。除了署名作者外,王洽和吴舒钰负责了测算模型构建与分析;这本专辑的所有作者一起进行了多次反复深入讨论;刘倩、李怡萌、孙开斯、肖佳琦、陆天怡、冯芃栋、周伟杰等参与了前期相关资料收集整理与研讨。

[2] http://data.worldbank.org.cn/.

[3]英国BP公司:《Energy Outlook 2030》,2012年12月。转引自彭倩等(2014)。

[4]世界银行WDI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