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9

【光明日报】万喆:“17+1合作”为中东欧国家经济复苏注入新动力

作者:万喆《光明日报》( 2021年02月09日 12版)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典范项目,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近年来的发展令人瞩目。新华社发


2020年4月14日,在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工作人员搬运中国捐赠斯洛文尼亚的抗疫物资。新华社发


这是2020年5月30日在塞尔维亚旧帕佐瓦拍摄的匈塞铁路建设工地施工现场。匈塞铁路改造项目是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的标志性项目。新华社发


  【特别关注】 


  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百年不遇疫情交织叠加,深刻改变着世界格局,人类社会共同面临巨大挑战。疫情虽然带来严峻挑战,但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17+1合作”)仍处在良好的发展势头之中,必将为疫后中东欧国家经济复苏注入新动力。


从经贸到全方位合作 


  回顾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历史,作为两个重要的新兴市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从务实合作起步,历经9年的发展,搭建起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立体架构,在近20个领域建立合作机制,取得了丰硕成果。


  2011年6月,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论坛在匈牙利布达佩斯成功召开,拉开了中国-中东欧国家机制化合作的序幕。2012年4月,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论坛、首次中国与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在波兰华沙举行,正式确定了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16+1合作”)。2019年4月,第八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期间,希腊作为正式成员国加入该合作机制,“16+1合作”升级为“17+1合作”,首次将传统西欧国家纳入合作机制,推动了“17+1合作”与欧盟“欧亚互联互通战略”的有效对接,标志中欧合作步入新纪元。


  历经9年,“17+1合作”正进入成熟期和收获期,有力推动了中东欧国家经济发展和欧洲一体化。经贸合作层面,截至2020年7月的数据显示,中国与中东欧17国进出口贸易额较2012年增长超过50%,中国对中东欧国家的投资由合作初期的30亿美元增长到了126亿美元。中东欧17国在华投资也取得了飞速发展,涵盖机械制造、汽车零部件、化工、金融、环保等多个领域。基础设施建设层面,匈塞铁路、比雷埃夫斯港等一大批合作项目为改善地区的互联互通水平、增加当地就业、促进东道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人文交流层面,中国与多个中东欧国家开通直航带动人员往来便利化,相继举办了2016年中国-中东欧人文交流年、2017年中国-中东欧媒体交流年以及中国-中东欧国家文化合作论坛、中国-中东欧国家教育政策对话、中国-中东欧青年政治家论坛、中国-中东欧国家高级别智库研讨会等,这一系列重要的人文交流活动从多个角度和层次提升了“17+1合作”的热度和水平,增进了中国与中东欧国家之间的民心相通。


促进中欧关系均衡发展 


  近年,英国脱欧让欧洲一体化的进程遭受严重挫折。欧洲的火车头法德一体化领导力不再,法国总统马克龙强调欧洲战略自主,但其雄心勃勃的“欧洲梦”困难重重,德国政坛常青树默克尔政治生涯即将画上句号,可能的接任者能否引领欧洲一体化仍受到质疑。欧洲难民危机、民粹主义抬头、恐怖主义威胁加剧欧洲一体化困境。2017年,欧盟委员会在布鲁塞尔发表白皮书,针对欧盟未来走向提出五大战略选项,其中重提了“多速欧洲”的选项,即允许欧盟成员国在某一具体政策问题上,根据自身能力和意愿组成两个或多个小的集团,形成“双速”或“多速”发展态势。但“多速欧洲”导致以西欧为代表的“老欧洲”和中东欧为代表的“新欧洲”之间矛盾升级。法国、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等西欧国家为主的“老欧洲”想摆脱因欧洲理事会协商一致原则造成的欧盟内部政策行动迟缓、久拖不决的尴尬局面。中东欧国家则认为西欧大国继续寻求在欧盟之内塑造“核心”集团,只会让后来入盟的中东欧国家渐行渐远。


  迷茫中的欧洲,保护主义在内部慢慢滋生,欧盟内部出现了“国家主义代替一体化”的苗头,一些人对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顾虑上升,“中国在分裂欧洲”的论调开始出现。中国在中东欧的投资合作开始冲击“老欧洲”惯有的“自信”,“老欧洲”担心“17+1合作”威胁“欧盟团结”。


  实际上,“17+1合作”是基于中国与中东欧国家产业优势需求互补的实际。中东欧国家基础设施相对落后,如铁路、公路、电力等,改善愿望强烈,但“老欧洲”产能不足、价格高昂及融资成本过高让“新欧洲”愿望受阻,而应用技术、资金和工程管理正好是中国的三大优势。因此,优势互补驱动“17+1合作”不断发展,9年来给中东欧国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由波兰、捷克、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组成的“维谢格拉德”集团(简称V4)四国的经济增长长期在欧盟内部排名领先,“17+1合作”框架下的一些合作项目为希腊、匈牙利、塞尔维亚等国家带来了众多就业机会,增加了当地人民的获得感。


  早在2015年11月,习近平主席集体会见出席第四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的中东欧国家领导人时,就曾为中国同中东欧国家合作指出方向:“‘16+1合作’是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有益补充,完全可以为构建中欧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作出应有贡献。”在此指引下,“17+1”务实合作的成果也逐渐消除了“老欧洲”对合作机制“分裂欧洲”的顾虑,有力推动了处于困境中的欧洲一体化,为促进中欧关系整体均衡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从“16+1”扩容为“17+1”,到奥地利、瑞士、白俄罗斯、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作为观察员国(机构)参与机制活动,“17+1合作”与欧盟的“欧亚互联互通战略”对接合作不断推进。“17+1+欧盟”的三方市场合作模式取得了先期成果,佩列沙茨跨海大桥项目已经成为中国、克罗地亚、欧盟开展三方市场合作的典范项目。


  实际上,与“17+1合作”的宗旨一样,不管是“多速欧洲”,还是法德“重塑欧洲一体化”改革计划,都是为了促进欧洲经济更加均衡、更加充分的发展,促进共同发展。


在疫情中发掘新业态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并肆虐全球,几乎导致地球“停摆”,整个世界的经济活动因此陷入了历史罕见的停滞中,对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造成了严重冲击,也严重破坏了中东欧国家经济积极向好的发展势头。


  中东欧国家经济出口导向型特征明显,严重依赖欧盟市场,外部经济的不确定性让中东欧国家经济重启前景不明。在第二波疫情的冲击下,波兰、捷克等国感染人数不断攀升,防疫形势不容乐观。同时,债务水平持续上升。为了削弱疫情对市场的冲击,中东欧国家普遍出台了一系列财政刺激政策,包括财政扶持、企业补贴、生活保障等。根据相关统计数据,2020年希腊财政赤字由2019年占GDP的1.5%上升至9.4%,而债务占GDP比重达到213.7%。


  虽面对百年不遇疫情,“17+1合作”的各项活动仍在有条不紊地推进。在抗疫合作方面,中东欧国家在中国抗疫最吃紧的时候向中国伸出援手,匈牙利、波兰等国第一时间向中国提供了医疗物资援助。中国在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后,将公共卫生领域的合作作为疫情背景下“17+1合作”的当务之急和优先领域,在防疫物资和疫苗方面给予了中东欧国家坚定的支持。2020年3月,中国同中东欧17国举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专家视频会议,分享和交流疫情防控经验及信息,为“17+1合作”机制赋予新的使命和内涵。在经贸合作方面,从线下走上云端,每年6月在宁波举办的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改为中东欧商品云上展,通过贸易对接会、直播带货等一系列活动,中东欧企业在疫情之下依旧能拓展中国市场。在复工复产方面,中国继续积极推动“17+1合作”重大项目复工复产,中欧班列重新开通,积极推动当地恢复生产。2020年6月在河北沧州举行了中国-中东欧国家中小企业复工复产视频信息交流与洽谈会,通过线上交流的形式共商复工复产合作。


后疫情时代的新机遇  


  走过困难重重的2020年,在全球经济遭遇逆风的背景下,中国2020年实现了全年经济逆势增长2.3%、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万亿元大关等诸多瞩目成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月26日发布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5.5%,中国经济将增长8.1%,欧元区经济将增长4.2%,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GDP将增长6.3%。由此可见,中国和新兴市场将引领世界经济复苏。同时,得益于抗疫方面反应及时、措施比较到位,17个中东欧国家中有14个国家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降幅预计将小于欧盟的平均降幅。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抗疫为深化“17+1合作”进一步打好了民意基础,而中国率先实现经济增长由负转正,让中东欧国家看到了经济恢复的方向和信心,这都为疫后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继续深化合作奠定了基础。着眼于疫后,“17+1合作”可以在以下几个领域寻找新机遇:


  一是以公共卫生合作开拓新领域。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再次警示,公共卫生安全等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断上升,威胁全球人民的生命健康,同时公共卫生安全挑战必须由国际社会共同应对。中东欧国家是中国长期以来开展国际科技合作的重要伙伴,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建立了稳定的双边、多边合作机制,疫情更让中国和中东欧国家在疫苗、卫生医疗、生物科技、生物医药等领域创造了广阔的合作前景。


  二是以数字经济合作发动新引擎。2019年中东欧国家数字经济产值达940亿欧元,同比增长达7.8%,增速超过英法德等西欧发达国家。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刺激了数字经济的发展,中东欧国家开始普遍将加大对数字基础设施投入列入疫后重要议程,中国在数字经济方面具有技术、规模、产业优势,中国与中东欧国家数字经济合作将成为“17+1合作”的新引擎。


  三是以绿色经济合作引领新发展。中国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了“2030年碳达峰和2060年碳中和”目标规划,中东欧国家视疫情后为实现绿色经济的机遇之窗。疫情后可充分借助“17+1”环保合作机制,扩大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联合开发,开展自然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的研发创新,通过发行绿色金融债等手段支持绿色经济合作项目,为“17+1合作”增添绿色含量。


  四是以冬奥体育合作创造新机遇。中国将在2022年举办北京冬奥会,“3亿人上冰雪”是中国政府的承诺,也是国内国际冰雪旅游产业的重大机遇。中东欧国家在冰雪项目上处于世界领先位置,与中国在体育产业、场馆设施、赛事组织、竞技体育、冰雪旅游等方面互补性强,将迎来新一轮中国-中东欧体育文旅合作的新机遇。


  当前世界陷入深度衰退,人类面临历史上罕见多重危机。放眼后疫情时代,各国都在加大力度重启经济,但复苏前景不容乐观。因此,“17+1合作”要以坚持务实为基调,捍卫多边主义,在做深做实传统领域合作的同时,拓展在公共卫生、数字经济、绿色经济、人文体育等新兴领域合作,在变局中开新局,必将推动“17+1合作”高质量发展,促进开放型世界经济。


  (作者:万喆,系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