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9

胡必亮:既要“各扫门前雪”,更要启动各方面、各层次的国际合作

既要“各扫门前雪”,更要启动各方面、各层次的国际合作

  ——“防止世界经济衰退,各国应该如何做”系列访谈三

 

  编者按:近日,习近平主席在北京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并发表题为《携手抗疫 共克时艰》的重要讲话。就打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习近平主席呼吁加强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防止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如何看待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的重大意义?各国应当如何行动,才能提振世界经济复苏士气?就此,光明网专访我院院长胡必亮教授。

 

 

  这次全球性的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是全方位的

 

  光明网:当前,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还有哪些潜在影响和风险点需要注意?各国联手加大宏观政策对冲力度有何重要意义?

 

  胡必亮:我们这一次讨论如何防止世界经济陷入衰退,与以前的类似讨论有一个很大的区别,那就是以前都是内部系统的某个方面或某几个方面出了问题。譬如说1997年爆发亚洲金融危机,就直接是由房地产泡沫、产业结构不合理、资本外逃、汇率自由化等与经济发展直接相关的内生因素所引起的;2001年美国经济危机则主要是由新经济泡沫所引起的,实体经济发展不足,导致科技股一年内狂跌,造成股灾,也是直接的内生因素;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被人们直接称为次贷危机,主要是由于房地产业与房地产融资出问题所引发的。

 

  但这次不同,这次引发全球经济发展出现困境的原因是一个外因,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爆发所引发的,疫情爆发本身并不构成经济发展的内生因素,可以说是由一场自然灾难所引发的。因此,这次全球性的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体现在所有的方面,既对供给侧造成直接影响,也对需求侧造成影响;既影响各国的国内经济发展,也影响到国际经济发展;既影响到人财物等要素配置,也影响到产供销各个环节;既影响到服务行业的发展,也影响到制造业和农业等所有行业的发展。总之,疫情所带来的不利影响是全面的、综合的,因此我们不能像过去那样,认为仅仅靠解决某个方面的问题(如房地产、汇率等)就能控制甚至化解这次的经济危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关注问题的核心主要都是在各自的国内方面,当然这很重要。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疫情所带来的对现有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冲击是十分严重的,进而对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也是巨大的。这中间潜藏着很多风险点,目前我们不一定都能明白,但必须加以更多的关注与深入的研究。

 

  在目前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大爆发的情况下,各国联手加大宏观政策沟通、协调与运用就不仅只是体现在经济层面了,最重要的是应该是体现在联手抗疫方面,如果没有这方面的联手应对的话,其他的努力都没有太大意义。

 

  之所以要全球联手抗疫,像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特别峰会上的发言所说的那样,“坚决打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有效开展国际联防联控”。病毒是没有国界的,必须全球共同努力,尽快促进信息共享,相互交流抗疫经验,出台有效措施促进疫苗、药物合作研发,才有可能尽快在全球范围内最终消灭病毒,取得抗疫胜利。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促进全球经济发展,防止全球经济陷于衰退,这当然也需要各国联手行动,从宏观政策方面采取措施。因为现在世界各国的经济联系已经十分紧密了,国家与国家之间在贸易、投资、国际产能合作、研发等方面都已经高度相关联,如果联手加大宏观政策方面的合作力度,将会取得更好的协同效果,最终也有利于更好地实现互利共赢。

 

  疫情应对既要得法有效,也要得力快速

 

  光明网:疫情发生以来,我国相关部门不断完善外贸外资协调机制,在财税、金融、保险、便利化等方面出台多项支持举措。随着系列政策逐步落地见效,外贸产业链、供应链运转正在逐渐畅通,中国正在担当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之锚。在您看来,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需要各国如何做?面对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应当做好哪些方面的应对措施?

 

  胡必亮:在目前情况下如何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各国面临着共同的挑战:一是面临着共同的难点——严重的疫情导致各国需求大幅下降,都面临着需求不足的问题。二是面临着共同的堵点——疫情导致有些国家采取了限制入境、甚至关闭国境等措施,造成人员流动受阻;也有一些国家采取了封关措施,货物的通关与流动在一定程度上也受阻。这都直接使得产业链、供应链受到很大冲击。三是都面临着共同的痛点——由于受疫情影响,很多国家目前很难实现复工复产,导致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断裂。

 

  在这样的情况下,各国政府需要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一是从自身实际出发,通过充分运用货币政策和实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来刺激需求,促进生产。美国这次在宏观政策方面的行动很快,幅度很大,已经直接把政策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双双一次性降到了零,全球几十家央行纷纷跟进降息;美国也迅速实施了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方案,德国实施了7500亿欧元的财政刺激计划,法国推出450亿欧元的财政刺激计划,英国300亿英镑,等等。二是要继续保持货物通关的便利化,以保证物流畅通。特别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很多物流就是为抗击疫情服务的,更要保持畅通无阻。三是根据各国各地疫情发展的不同程度,切实地为企业提供信贷、物流等方面的帮助,使企业能够尽快复工复产。

 

  当前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主要是对当前疫情形势与政府应对两个方面的一个综合反应。因此,为了较好地稳定全球金融市场,各国都应该主要从两个方面来做出努力:一是要在抗疫情方面采取正确而有力的方法和措施,并要有良好的效果,这样才可以给人民以信心,金融市场就会比较稳定;另一个方面,就是要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方面采取快速行动,并且需要有一定的规模和力度,要特别关照好中小企业、普通家庭、大众百姓的实际需求,以确保就业和消费不出现大的波动。

 

  中国以实际行动为稳定世界经济发展作贡献

 

  光明网:习近平主席表示,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坚定不移扩大改革开放,放宽市场准入,持续优化营商环境,积极扩大进口,扩大对外投资,为世界经济稳定作出贡献。在当前形势下,这些措施将对世界经济稳定发挥怎样的作用?

 

  胡必亮:在目前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受到巨大冲击的情况下,中国通过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对于稳定世界经济发展将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首先,中国在疫情得到较好控制的情况下,迅速推动部门各行业复工复产,从而快速地为世界提供了比较充足的产能。譬如说目前全球急需的口罩产能,中国在一个月内使其产能增长了5倍,防护服、护目镜、试剂盒等急需的防护品生产能力也迅速提升。中国在制造行业、农业等行业的产能也逐步恢复到正常水平,意味着如果世界上其他国家接下来在一些物品方面有需求,中国有能力提供一定量的保障。

 

  其次,疫情过后,世界一些国家在产业发展方向会面临一定挑战,中国有能力提供一定投资,并与相关国家开展新的产能合作,特别是在医疗设备和药品生产方面的合作。

 

  第三,在有些国家复工复产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中国通过实施更加开放的政策,欢迎和吸引相关国家的企业到中国开办企业,以保证这些企业能够尽快开工生产,减少经济损失。

 

  第四,中国根据其经济发展的新需要,进口规模和结构都会进行一定幅度的调整,这样就有利于有些国家增加对中国的出口。

 

  联手全球抗疫和促进世界经济发展

 

  光明网:习近平主席呼吁二十国集团成员采取共同举措,减免关税、取消壁垒、畅通贸易,发出有力信号,提振世界经济复苏士气。您对此有何具体建议?

 

  胡必亮:在目前全球疫情和世界经济都面临着严峻挑战的情况下,国际合作显得尤其重要。针对目前的形势,国际合作主要是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联手全球抗疫,二是联手促进世界经济发展。具体来看,目前应该主要从以下几方面做出共同努力。

 

  第一,启动各方面、各层次的国际合作,分享信息,交流经验,共同制定行动方案。3月26日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特别峰会就在这方面开了一个好头。习近平主席在特别峰会上提议尽早召开二十国集团卫生部长会议,非常必要;除了卫生部长外,二十国集团财长、央行行长、贸易部长/商务部长等,都应进一步加强合作,充分讨论和协调国际宏观经济政策的要点与配合方式,形成合力,稳定全球金融市场,促进全球经济发展,尽最大努力阻止国际经济衰退。

 

  第二,在目前情况下,各国实施一定的财政刺激计划,应该说是合理的,但一定要把用于财政刺激的钱用好。首先是要帮助最困难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度过难关,尽可能地避免企业大规模倒闭的情况发生,这不仅涉及到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直接涉及到就业问题;最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对一些企业实施减税降费政策。其次是要保证中低收入者在这样的双重困难情况下能有基本的消费能力,最实际的办法当然就是发放特别生活补贴或发放特别消费券;也可以考虑进一步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此外,对于特别困难的地区要实行特殊的支持办法,譬如说对中国的湖北省和武汉市来说,财政支持力度就应该更大一些;美国的纽约州也应该得到更多的财政支持。

 

  第三,通过降息降准等货币政策的实施降低资金成本,释放更多的流动性。这个措施基本上所有的国家都会用,但效果会有很大差别,因为有些国家货币政策的作用空间比较大,譬如说中国,但很多国家实际上空间已经很小了,因此就需要考虑实施更加有效的政策措施。

 

  第四,最重要的,也是最关键的,还是要通过各国自身努力,同时通过有效的国际合作,尽快地控制住疫情,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同时做好防护,在尽可能短的时期内取得抗击疫情的最终胜利。这对于世界各国都是最重要的,这也是防止世界经济走向衰退的基本保障。

 

 

文章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光明网记者 蒋正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