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1

吉尔吉斯共和国前总理、我院特聘教授:抗击新冠肺炎经验将重新构建全球公共卫生标准

吉尔吉斯共和国前总理、我院特聘教授卓奥马尔特·奥托尔巴耶夫 (Djoomart Otorbaev) 近期在中国环球电视网 (CGTN) 上发表文章,他提出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的经验将给全球公共卫生标准带来新思考。

 

 


吉尔吉斯共和国前总理、我院特聘教授卓奥马尔特·奥托尔巴耶夫 (Djoomart Otorbaev) 近期在中国环球电视网 (CGTN) 上发表英文文章认为,日本的日常卫生标准有效地抑制了疫情进一步暴发,并倡议全球各国应在此次疫情冲击下思考未来公共卫生标准的发展方向。

 

2020 年 1 月 29 日,佩戴口罩的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在日本北海道新千岁机场为旅客服务。/新华社

 

尽管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会传来一些坏消息,但我仍积极地相信,人类终会战胜这种致命病毒。在本文中我仅指出一点,我们的卫生习惯在疫情过后将发生怎样的改变?

 

在世界各地,所有人都忙于倡导卫生标准,从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到名人、体育明星,各界人士都在教导民众如何洗手,提醒大家避免摸脸、握手和拥抱,号召公众采用湿洗法、注意膳食营养等,而这些都是日本民众历代以来的行为习惯。

 

我先做个假设——我们迟早会在习惯上趋近“日本普通卫生标准”,下面我来谈谈为什么这一标准对大家都有益。

 

日本应对疫情方式和取得的效果:

 

疫情发生后,日本政府要求所有学校在春假前停课两周,取消了一切公共活动,出台了至今有效的大型公共集会禁令,也实施了严格的旅行限制,禁止有“高危”地区(如欧洲国家和韩国)旅行史的外国人士入境。但此外,民众在其他领域的生活节奏照旧,商店和餐厅正常营业,大多数日本雇员仍去办公室工作。本周,赴国内各热门景点聚集赏樱的日本民众并未表现出太多顾虑。

 

令人惊讶的是,日本迄今为止新冠确诊病例数相对较少。3 月 27 日,仅有 507 人检测呈阳性,死亡人数从 4 人上升至 51 人。很多人推测,确诊人数较少的部分原因在于检测率很低,这也不无道理,截止 3 月20 日,日本的检测率为每 100 万人中检测 118 人,而韩国的相应数据为每 100 万人中检测 6148 人,阿联酋为 12738 人。

 

日本作为全球范围内最先受到疫情冲击的几个国家之一,照常理预测,其处境本应更为严峻。日本人口稠密,且老年人(新冠肺炎高危受害群体)所占的比重在全球居首,然而我们尚未看到疫情在这里大规模爆发,日新增病例只有几十个。以下摘自《纽约时报》的图表显示了截止 3 月 23 日各国的死亡人数分布,由图可见,日本的死亡人数曲线最为扁平。在全球老龄化率最高的国家观察到这样的现象着实令人惊异。

 

 

许多专家认为,相比意大利、西班牙或美国,日本的举措显得漫不经心。尽管不少人基于合理观察认为,日本社会和政府对病毒的关注度和控制都不足,但他们的确诊数为什么这么少呢?日本人采取了什么减缓传播速度的特别措施?他们的秘诀是什么?

 

即使像拉比诺维茨 (Rabinowitz) 博士(华盛顿大学大流行病防备和全球卫生安全中心副主任)这样的专业人士也对日本的状况感到迷惑,他表示:“要么是他们做对了什么,要么是他们什么都没做,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

 

对于日本何以在应对当前的大流行及其扩散上表现如此不同,我有一些拙见。

 

目前在世界各地被称为“隔离期行为规范”的标准在日本被视为日常的卫生习惯。日本民众异常注意清洁,他们从小被教导要遵循特定的卫生习惯,并能一生保持这样的习惯。

 

一天洗几次手再平常不过。每天要洗澡,有时一天洗几次澡。每日也必换洗衣服。日本人通常以鞠躬代替握手、拥抱或触碰彼此。他们通常保持社交距离,人们在商店排队或等待公共交通时,没有谁呼出一口气会吹到前面人的后脑勺。卫生设施无处不在,例如:在自动扶梯的扶手带滚动到阶梯下方时,会有特定的机器用消毒抗菌溶液对其进行消杀处理。

 

日本境内所有的卫生间都可以免费使用,内部环境极为干净,设施也齐备。人们随时随处可以用洗手液和清水洗手。商店出售的食物都经过包装和密封。日本人如果生病了,会戴上口罩以免传染他人。

 

或许这些“微不足道”的事实正是日本在疫情中保持稳健的秘诀?日本民众无需新冠肺炎教导他们应当怎样保持卫生,但疫情过后,病毒或许会教会其他人要如何行事。

 

(桂思思译)